腾博会国际首页 > 诸天里的美食家 > 第五十章 酒香点鱼鲜

第五十章 酒香点鱼鲜

    那两块肉排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商秀珣一边和炭治郎他们聊天,也是一边看着他们别补过头了。
  
      毕竟赵悠乾这一次给两个孩子送的家伙可是厉害的很。
  
      梦幻食材蕴含的能量本来就极高,更何况是经过赵悠乾激发,更是远超一般的料理水准。
  
      不过这也是赵悠乾看准了两个孩子现在还是成长阶段,过去身体受到的暗伤又颇深,不下点猛药,来个推倒重建是不行的。
  
      否则炭治郎这个身高只怕就很难继续成长了。
  
      要知道就算是李洛克那样有着真实的超凡力量存在,可以弥补身体的查克拉粒子的世界,他们从小锻炼尤其是锻炼也是循序渐进。
  
      而炭治郎这个世界的身体锻炼,哪怕是有着所谓的呼吸法,可是对身体的损耗弥补其实是有限的。
  
      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鬼杀队队员,就算是那些顶级的高手,被称为‘组织之柱石’的柱级,也往往很难活过甲年。
  
      甚至还早早就会战力滑落,不得不将自己的位置让给更年轻更出色的后辈。
  
      当然,这也是以凡俗之身与超凡战斗必然要付出的代价,不然你什么都不付出,只是每天辛苦训练,就可以得到对抗‘鬼’的力量,那也太儿戏了。
  
      还好赵悠乾这最不缺的就是弥补身体元气的食材,豚和牛最顶尖的牛里脊肉排,恰好是祢豆子和炭治郎最需要的成长养分。
  
      不过强大的元气洗涤身体,弥补暗伤,促进身体发育恢复的痛苦也就是难免的了。
  
      所谓的不破不立,已经固化的成长曲线要打破,与之相对的当然是极端的痛苦,商秀珣突破大宗师后,精神上的修为竟然比她父亲鲁妙子还能更加的融入天地自然,这也是她自然而然满溢突破的好处了。
  
      这一异能的出现,也协助着商秀珣有了一手安抚万物的异术。
  
      就在炭治郎他们发现身体出现改变的时候,商秀珣的精纯真气和精神力量护住了两个孩子的精神和要害,让进入他们体内迅速分解扩散的元气,更加温和的改造他们。
  
      无数的热浪从他们的体内扩散出来,其实也是在带走他们体内那些沉疴的部分。
  
      这些都是赵悠乾安排的,所以他只是略微扫过炭治郎兄妹发现没有什么异状后,就直接转移了目标。
  
      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寐鱼。
  
      已经去掉了内脏和腥气部位的寐鱼如今更加的白洁,细腻无鳞的鱼皮,通体好像是一把无柄的长剑。
  
      通体有着异于寻常的洁白,甚至就连眼睛和鱼鳍这些部分,也颜色淡得出奇。
  
      如果仔细分别的话,还能看得到在鱼身之下,一根十分明晰的主刺。
  
      “小凡,你试过熏没有?”
  
      听到赵悠乾的提问,张小凡显然是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
  
      倒是赵悠乾似乎并不意外于张小凡的不解,‘烟熏火燎’其实是最原始的一些保存食物的手段,后来在料理人的手中渐渐开发成了一种能够于煎炒烹炸相抗衡的料理技法。
  
      在耀州的东北大地上,熏酱可是十分出名的下酒菜品的大类名称。
  
      “熏不是制作腊菜,而是茶熏,盐熏,糖熏之类的做法,用烟来当做料理食材的味道和让食材成熟的媒介”
  
      “寐鱼肉质细腻,刺不多,可是油脂却颇为丰富,正适合熏的做法。”
  
      只见赵悠乾的话不停,手不停。
  
      对着砧板上的寐鱼一刀切下,就连同脊骨都完整的分为了两半。
  
      这可不是一条鱼,而是一共两条鱼都这么一次切开,也可以知道他下刀之精准,刀锋之锐利!
  
      光是这辨认食材快速处理的手段,就叫张小凡眼睛微微一亮,虽然没有完全看明白,至少已经找到了点门径。
  
      赵悠乾到了这一步也就没有讲解了,而是专心在手中的四半鱼肉上。
  
      海盐摩挲着在鱼肉的表面抹匀,也不用放料酒,葱姜汁,或者胡椒一类常规的去腥手段。
  
      就这么让鱼肉在旁边放个十五分钟左右,赵悠乾另外又处理起其他的寐鱼,还有就是准备一个铁锅。
  
      大量的白糖和茶叶被铺在了铁锅里,这铁锅显然是没有经过养锅的颇为的粗糙,完全就是最普通的铸铁锅,黑乎乎一体,除了够大够深,锅壁也够厚基本看不出有什么好处。
  
      可是对于赵悠乾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开火将铁锅加热,里面的糖和茶叶也同时被锅从冷到热的开始升温。
  
      十五分钟时间到,腌制的寐鱼鱼肉里多余水份析出,赵悠乾再用厨房纸将多余的水份擦干净,然后就用锡箔纸做了一个盘子,将鱼皮朝下并排,将四半鱼肉摆了进去。
  
      这个时候,铁锅加热的温度已经很高了,赵悠乾直接放入了一个蒸锅架,然后盖上了盖子。
  
      因为水蒸气和温度的聚合,盖上盖子后铁锅里的温度又再次提高,聚热之下,糖和茶叶混合反应,开始缓缓出现一缕缕的白烟。
  
      也就是这个时候,赵悠乾极快的将盖子打开,顺便将锡箔纸做的盘子,包括里面最关键的寐鱼鱼肉放了进去。
  
      然后又再次的把盖子盖上。
  
      接下来的时间就只需要等待了,而作为熏的制作手法,时间也是最关键的。
  
      稍微将火调小一些,大致到中火的程度,而铁锅里透过透明的盖子可以看到,一分钟左右烟还是白色的,到了第二三分钟就开始转为淡淡的黄色。
  
      再过个三分钟,前后一共不过是六分钟的样子,整个铁锅里就只剩下了浓浓的黄烟。
  
      可这还不是最佳的状态,雾化后的糖此时还稍微有些过甜,只有再等两分钟左右,黄色的烟气里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褐色。
  
      这就是关火最佳的时机了!
  
      然后就用余温,再个两分钟,此时再将锅盖打开,首先冲出来的就是浓浓的糖焦化以及茶叶的干涩味道。
  
      可是随即,焦黄色,带着一点红褐,仿佛被那烟气的颜色完全替换了白色的寐鱼就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股子独属于熏鱼的鲜香,直接让张小凡不知不觉中留下了口水。
  
      而当赵悠乾将高度的米酒洒在熏好的寐鱼肉上,再将酒精点燃的时候,伴随着冲天的金色光辉,诱人的酒香和鲜美交夹,就连奴良滑瓢也不禁对厨房处多看了两眼
  
      。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