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战国小人物 > 第186章 夫人驾到

第186章 夫人驾到


  “你?”洛公子听了,不由地生气道:“你太狂妄了!你?”
  “呵呵呵!”彭舟看着姐夫洛公子笑着。
  “他是承让你!是给你面子!不!是给我面子!要不然!他打不死你!”洛公子一副很认真严肃地样子,训斥着彭舟。
  彭舟笑道:“我就怕你受不了!姐夫!你别到时候觉得丢人!不过!也可以看出来!你们这里以后还要找一个更厉害地将军过来坐镇!不然!你这秦国都城的最后一道防线,就形同虚设!……”
  “够了!”洛公子怒喝道。这回!他是真的生气了,被彭舟给气的,彻底地生气了。
  “姐夫!唉!”见洛公子是真的生气了,彭舟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想想是不是?你们军营中要是没有人能够打败我,你们又怎么能打败楚国军队呢?打败来偷袭的军队呢?是不是?人家来偷袭的,一定都是厉害的人,应该比我更厉害!是不是?姐夫!”
  “够了!”洛公子再次喝斥道:“你太狂妄了!太狂妄了!”
  “不是我狂妄!是你们太自大了!你们不把我当回事,这就是自大,是不是?你们!唉!你们!”彭舟见周围围观的人脸色都难看,这才知道自己犯了“众怒”,得罪的人多了。
  是啊!你以为你打败了臂力王你就了不起?你就能单挑军营里的所有将军了?
  就算你能单挑所有将军,又能如何呢?大家一起上,你能嬴?一个臂力王就把你给折腾的!你还能架得了群狼战术?
  臂力王就在一边穿铠甲,准备马背上的战斗。
  他先穿上铠甲,副手在一边帮忙,给他系绳子,把铠甲绑结实、利落。然后往他的身上背箭娄子,再往上面斜挂上弓。
  他是大力士,自然他用的弓和箭都是特制的。
  他用的弓比普通的弓大一些,也硬许多。普通人想单手拿起他的弓可能都困难,更别说把弓拉圆了。弓都拿不动,还怎么把弓拉圆呢?
  因为他的弓特别大,所以他用的箭也是专用的。他所用的箭,比普通箭要长近一尺。箭尖也是特制的,锋利度是一样地,但是份量重。份量要是轻了,整个箭身重量比例失调,就很难射中目标。
  就在臂力王穿上铠甲的时候,却听到彭舟在说“不穿铠甲”的话。在那一刻!臂力王气得当场浑身发抖!
  他在心里骂道:尼玛地!真的狂妄无知!狂妄无知啊!哪里有打仗的人不穿铠甲的?找死你?想被乱箭射死你?
  特别是兵器战,你要是不穿铠甲最容易被兵器划伤。要是被兵器划伤流血了,你还打仗个毛啊?很快就会失去战斗力。
  你受伤流血了,越是动作越会加快流血的速度,你不找死么?
  穿上铠甲,兵器划到身上就不会受伤。所以!兵士们必须穿铠甲。
  在战场上,磕磕碰碰的事是随时都会发生的,哪里能不穿铠甲的呢?你这不是找死?尼玛地你是在羞辱我!
  在那一刻!臂力王再次在心里发着狠:老子一定要给点颜色给你看!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着厉害?
  守营门的一个兵士骑马跑了过来,快速来到洛公子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洛公子听了,先是一惊,随即说道:“让她进来!”
  “是!”兵士答应一声。正要准备走人,却又被洛公子叫住。
  “带她去指挥部!不要带她过来!”
  “是!”
  彭舟听的不是很清楚,突然地觉得:好像是姐姐彭鳗过来了?
  “是我姐么?”
  “你?”
  “让她过来吧!”
  “你?”洛公子瞪了彭舟一眼,喝道:“你不怕她担心?”
  “没有什么!不就是比试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
  兵士见彭舟问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安排?所以!站在原地没有走。
  “去啊?”洛公子朝着兵士挥舞了一下手臂,说道:“你不知道她没事就哭哭啼啼啊?”
  “是!”兵士答应一声,这才下了指挥台,骑马走了。
  也就在彭舟准备下场去跟臂力王比试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彭鳗的哭嚎声。
  “呜呜呜!弟弟!呜呜呜!你怎么跟人打架了?呜呜呜?”
  见夫人来了,臂力王也就没有再走。
  见夫人来了,一个个都朝着那边看着。大家都知道!接下来有好戏看了!这位夫人是什么德性,大家都是知道的。
  人长得美!但是!就是过于妖艳、做作,说话嗲声嗲气的,让人既觉得讨厌又觉得可怜!不!又觉得好笑!简直就一国宝、戏精!
  “吁!”洛公子吁了一口气。
  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怎么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要是知道她来,我是怎么也不会让彭舟跟臂力王比试的?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这这这?这是:比试我也要挨骂,不比试我也要挨骂!这一顿骂是挨定了。
  “就说彭舟牛比了!噢!让她高兴!噢!你们听到没有?”没有办法!洛公子只得招呼周围的人,先说假话,先把彭鳗给稳住。
  然后!看向臂力王,朝着臂力王点点头。压低声音提醒道:“我夫人来了!给她面子,就说你输了!我内弟他嬴了,让她高兴!”
  臂力王朝着洛公子看着,没有说话。
  心想:这要撒什么谎呢?这不是?我输了?
  我艹!你这是在羞辱我呢?还是?惧内(怕老婆)?
  “嚎什么嚎?你?”洛公子站在那里没有动,朝着哭哭啼啼过来的彭鳗看着,神色严厉地喝问道。
  “听说我弟弟被人打了!呜呜呜!”彭鳗一边问着,一边四处看着,寻找着弟弟彭舟。
  “姐!”彭舟只得走了过来。
  “谁打你弟弟了?”洛公子一副很厉害地样子,喝问着。然后说道:“他们是比试!切磋!又不是打架!”
  “夫人!”一个将军讨好地上前:“没有人打你弟弟!是你弟弟把臂力王给打败了!”
  “啊?”彭鳗显得一惊一乍地样子,朝着走过来的彭舟看着。见彭舟果然好好地,这才放心。
  “弟弟!你怎么跟你比试了?你?你还是个娃啊!你?你怎么打得过别人呢?呜呜呜!”
  “姐!姐!”
  “既然比试嬴了,就不要再比了!回去!回去!走!”彭鳗一副见好就收的样子,拉着彭舟就走。
  嬴了是你赚的!再比说不定你就输了。所以!趁着嬴了,赶紧见好就收,回吧!!
  彭鳗自从进营门开始,就有讨好的兵士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她。她表面上是哭嚎,一副担心地样子,其实心里特别地高兴。因为!弟弟给她长脸了。
  说白了!她的哭是发嗲的哭。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