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仗剑问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三日:惊变 一

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三日:惊变 一

“大端王朝,永定十六年七月初三,“三惊变”第三。其,乱。”
  
  枯槁男子想了很久,试图用气象或者旁的词汇去形容一下那一天,最终只能写下一个乱字。
  
  有的时候,生淡泊的他偶尔会想,为什么非要斗个你死我活,非要搞出腥风血雨,然后迅速地自己把自己鄙夷一番。
  
  这满楼的藏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世间争斗,本质上都是一场力量和利益的博弈,每一次利益格局的重新洗牌之后,便会在博弈中形成均衡,大家各安其位,各享其成。
  
  可一旦这个格局中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亦或是有新的力量开始介入这个盘子,那现有的利益格局便自然不能满足新的需求,于是便有了斗争。
  
  小到帮派争权,大到朝堂党争,甚至于改朝换代。
  
  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所以,这三的种种,有巧合,但实际上却是必然。
  
  临楼的湖中,借着莲叶的遮掩,蛙声一片,都在害羞地为他赞叹着。
  
  他摇头唏嘘着,提笔,一段历史鲜活地随着墨汁流淌而出。
  
  -----------------------------
  
  树叶在枝头释放着毫无保留的翠绿,努力想要抓住盛夏的尾巴。
  
  氤氲的水汽跳跃着为这些翠绿再添上一点水润,山水林叶之间的默契总不用人多言。
  
  对比起来,人与人之间,却遗憾地充满了心机的角力,和暗暗的提防。
  
  离着雾隐谷不远的一座山头,有一块宽阔的平地,此时正静静地站着数百人。
  
  孟小牛静静地站在队伍末端的一个角落中,浑紧绷僵直,他已经许久没有和这么多人站在一起过了。
  
  为一个凝元境上品的野修,在云梦大泽数量众多的野修群体中,只是最底层的存在。
  
  他的视线越过一众头颅,望向站在队伍最前方的几个影。
  
  那是问天境的大人们,是现在的他,需要匍匐仰视的存在。
  
  甚至于他在这个大泽之中,艰难混迹了两年多,也不曾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人一面。
  
  不曾想,今天一次见了个全。
  
  他的脑中有许多个名号,可都对不上形,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有介绍。
  
  前天夜里,他附近山头的一位通玄境大佬将自己和好几个道友召唤过去,讲了好久。
  
  虽然大佬慷慨激昂神激动地挥着拳头讲了许多,可他在胆战心惊之余几乎没怎么听清。
  
  什么后路无忧,什么大宗大派,什么座上宾荣华富贵的,他也就大概记得这几个词。
  
  不过有一句话他印象却非常深刻,“今后我们可以起腰杆做人,不当那千人嫌万人弃的野修了!”
  
  这句话深深触动了年轻的孟小
  
  牛的心。
  
  野修不好当,云梦大泽的野修更不好当。
  
  那么一个凝元境的低阶野修,在吃人不吐骨头的云梦大泽之中会怎样?
  
  孙大运没来过云梦大泽,当然不知道,但孟小牛知道。
  
  五年前,机缘巧合被一个行将就木的老野修瞧见了尚可的资质,带到了云梦大泽旁犄角旮旯里的小破洞府,在被懵懵懂懂地暗中试验过几次之后,就得了老野修的倾囊相授。
  
  对于野修而言,一辈子到头万事皆休之际,能找着一个不错的传人,也足以瞑目了。
  
  老野修给他定下规矩,不修到凝元境不准走出洞府,同时给他留了一封信,让他可以出关之时打开。
  
  然后老野修就在给他留下足够的食物和丹药之后,悄悄离去。
  
  三年后,当孟小牛终于突破到了凝元境,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封心念许久的信。
  
  信上,老野修说他曾经是个知命境高手,坐拥一个宽大豪奢的洞府,只是这个洞府已经送给了别人,不能给他。
  
  老野修还说让他自己小心,尽量深居简出,境界不高不要乱走,不要轻信他人。
  
  尤其是不要贪小便宜,按照这个准则,或许会错过一些小利,但不会吃大亏。
  
  最后,老野修说,当孟小牛瞧见这封信的时候,他肯定已经死道消了。
  
  惟愿若有来生,不再当个野修。
  
  懵懂单纯的孟小牛还并不能理解这封信的分量。
  
  他只是瞧着自己居住了三年的破落洞府,有一点埋怨老野修不厚道;
  
  只是感受着自己举手投足的威力,鄙夷老野修的遗愿。
  
  但淳朴的他,还是遵照老野修的吩咐,深居简出,少说多看。
  
  终于,在几次死里逃生,几次旁观惨剧,瞧见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之后,明白了老野修的肺腑之言。
  
  但世如此,处染缸之中,又如何洁自好。
  
  比如修行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死者为大,杀死了敌手,从不搜刮其上的方寸物。
  
  可在野修看来,这不是傻嘛!
  
  孟小牛如今都曾亲手扒拉过好几具被自己杀死的尸体了。
  
  这也是谱牒修行者鄙夷野修的重点之一。
  
  甚至有时候,他自己都鄙夷着自己。
  
  贪婪、冷血、狡诈、险、不仁不义、无耻无德,仿佛世间的一切屎盆子都可以理所当然地扣在野修的头上。
  
  也正因如此,那句可以不用再做如此不堪的野修,方才戳中了他的心坎。
  
  忽然人群中微微有了些动,吓得正埋头乱想的孟小牛差点撒腿就跑。
  
  没办法,胆子小,又给吓怕了。
  
  他想踮起脚跟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又担心挡到后的人,惹来麻烦,便只能努力伸长了脖子瞅去。
  
  视线里两个人
  
  并肩走来,当瞧见原本站在最前方的问天境大佬都对这两个人恭敬有加时,他更好奇了,脚跟也不受控制地垫了起来。
  
  他听见前面的大佬们都喊着“林兄”“蒋兄”,心中蓦地蹦出两个名字来。
  
  林富、蒋苍,这二人不仅俱是问天境的大人物,而且也是这次事的主要领头人。
  
  就是不知道哪个叫林富,哪个是蒋苍了。
  
  仿佛听见了他心中的疑惑,一个形拔,气宇轩昂的男子上前一步,朗声道:“大家好,我是野修林富。”
  
  孟小牛的脑海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在盘旋,“这样的人,怎么能是个野修呢!”
  
  “兄弟们,今来此的目的已经不用我多说了,我只废话一句,想不想不再过这低人一等的鸟子,想不想堂堂正正地当个修行者!”
  
  “想!”
  
  “想不想娶妻生子,和和美美,想不想不用勾心斗角提心吊胆,而是安安稳稳修行过子!”
  
  “想!!”
  
  “想不想站起来,昂起头,咱们一起好好跟这座天下打个招呼!”
  
  “想!!!”
  
  孟小牛涨红了脖子,使劲吼出了声!
  
  “那就与我等同行!为了理想!”
  
  林富振臂高呼。
  
  “为了理想!”
  
  数百人的高声呐喊,让几个问天境高手联手布下的结界都有些摇摇坠。
  
  在林富和蒋苍的带领下,转入了一座专门腾空、修葺一新的巨大洞府。
  
  在这儿,他们将为众人登记造册,同时记录各自的境界、物资等况,为宗门的成立做前期准备。
  
  原本按照蒋苍等人的设想,是要抓紧成立宗门的。
  
  但林富阻止了,他的意思是先通过第一战,进行裁汰,同时也摆出一份规矩来认真执行到位,让那些心存质疑的看到他们没有画大饼胡说,而是实打实的在这么做。
  
  到时候,主动权就在他们手上了,就是择优选择,而不是来者不拒了。
  
  蒋苍等人被说动了,心中对林富本已很高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不过林富也严肃道:“这样做的话,那就必须得有一个完全听指挥的核心,咱们每个人的亲信队伍一定要嘱咐好,届时起好带头作用。”
  
  按林富的说法是,人都是从众的,带头的敢上,剩下的就敢上,带头的一跑,再多人也不济事。
  
  蒋苍等人虽没上过战斗,但成长至今,也参与过许多集体行动,对林富的话深以为然。
  
  如今他们的心态早已变了,林富越厉害,他们就越开心。
  
  没有把抢到锅里就开始琢磨分赃这样的蠢事,他们从来不干。
  
  未来的事,未来再说。
  
  在远远的另一座山头,本名高欢的高老大坐在桌前,惯常坐姿狂放如雄狮的他,此刻看起来像
  
  是一头温顺的羊。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样貌威严的中年人,正是大端军中巨头之一的征北将军韩飞龙,正皱眉看着手上的一封报。
  
  报的内容,是近那帮有意整合云梦大泽野修的人四处宣扬的内容。
  
  但高老大温顺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韩飞龙,野修出的他对权势并无感觉,只信奉力量。
  
  所以,让他温顺的人便是坐在韩飞龙侧的那个笑呵呵的老头。
  
  老头子虽然境界不高,而且看起来人畜无害,高老大心中却有一种直觉,一种长期战斗养成的直觉,这个老头能杀死自己。
  
  韩飞龙将手中的报放下,看着高老大问道:“想必他们这次的结果还不错吧,甚至,应该有些原本你这边的去了那边。”
  
  高老大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站在一旁随侍的卢存孝对高老大不带一点尊敬的称呼很是不爽,冷哼一声,“我家将军智勇双全,这点小问题算个啥!。”
  
  韩飞龙佯怒道:“存孝!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跟高先生道歉!”
  
  卢存孝愤愤不平地一抱拳,眼中却满是不服。
  
  高老大心头一凛,知道韩飞龙是在借机敲打自己,便也放缓了姿态,“还望韩将军赐教。”
  
  韩飞龙点了点桌上的报,严肃地看着高老大,“高先生,如果这上面的报无误,设计出这番话的人,可不简单啊。”
  
  说起这个高老大下意识地冷哼一声,“蒋苍那些蠢货哪有什么不简单的,要不然也不会几个问天境联手,还会被我压这么多年。”
  
  韩飞龙不以为杵,“听说还有两个新来的,而且他们也是这件事的主要奔走召集之人?”
  
  高老大眉头一皱,“您是说李某和林富?”
  
  “这两人可有何玄机?”韩飞龙微微超前探了探子,显露出心中好奇。
  
  高老大摇摇头,“只知道两人一个知命境,一个问天境,连小境界都不甚清楚,有些神秘。”
  
  神秘。
  
  韩飞龙伸出两根手指,微微屈起,轻叩着桌面。
  
  神秘就意味着有目的地隐藏,同时有本事隐藏。
  
  他抬头看着高老大,“高先生,这么说吧,这些话角度切入之准,语言凝练之精,我大端不论军方巨头还是朝堂重臣,能琢磨出来的有不少,但也不算太多。”
  
  高老大并无太多概念,倒是一旁一直乐呵呵的关隐,眼神骤然一凝。
  
  韩飞龙站起,双手抱拳,“高先生,就按先前所说,不论他们有什么谋划,在雾隐大会结束之前,请务必阻止。事后,我代表朝廷,定有厚礼补偿。”
  
  看着韩飞龙很是正式的样子,高老大不敢摆架子,连忙站起,“韩将军客气了,你我说好之事,何用多言,高某定然竭
  
  尽全力!”
  
  “如此便好!”韩飞龙笑着端起酒杯,和高老大干了一杯。
  
  转头看着外面正当光明的天色,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看着高老大,“高先生可以做准备了。”
  
  高老大点点头,冲韩飞龙一抱拳,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头,犹豫了一下,也抱拳致意,然后转走掉。
  
  卢存孝对于自己被无视这件事感到很是气愤,正要发作,韩飞龙拍拍他的肩膀,便立刻住了嘴。
  
  韩飞龙坐下,看着关隐,“老阁主,要起风了。”
  
  关隐瘪瘪嘴,“我倒要看看值得你亲自坐镇的风能有多大。”
  
  -------------------------------
  
  雾隐谷入口的平地,一直默不作声的崔姓老头突然出声,“楚王下,时间差不多了吧?”
  
  杨洵纳闷地看了一眼这个老态龙钟的老头,明明还有一会儿啊。
  
  不过算了,看你岁数大,给你个面子,早点去早点布置休息也好。
  
  于是他从自己座位上站起,看着谷中众人,朗声道:“诸位,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发吧。”
  
  大人物们很自然地分成了几拨,朝廷一派的楚王、柳供奉、柴玉璞等走在最前;
  
  圣水盟的崔姓老人领着六族长老紧随其后;
  
  李稚川、曹夜来、霍北真等人同行,雁惊寒也带着北渊众人与他们走到一起;
  
  再之后便是横断刀庄等其余的大势力。
  
  走在最后的自然是那些小门小派。
  
  上百人在窄窄的山道上拉成了一条长蛇,缓缓朝前蠕动。
  
  --------------------------------
  
  与此同时,一个容貌俊美、双手修长干净的男子淡定地盘坐在谷中出口处的光幕旁,神色从容。
  
  一个红色木盒正静静躺在他的膝头。
  
  周边散落着几具死法各异的尸体。
  
  更远处,几个杀手各自潜伏着,神色沉。
  
  树林中,云落和管悠悠才从大树中跃出。
  
  他有些担心地看着管悠悠,“怎么样,伤好了么?真元恢复了多少?”
  
  管悠悠翻了个白眼,“才过了一天一夜,你的伤能好那么快啊!”
  
  云落很想撩起衣袍让她看看自己已经完好如初的体,想想还是忍住了。
  
  还是不要打击别人。
  
  管悠悠叹了口气,“之前透支得有点厉害,修复内伤都花了好久,如今真元只恢复了三成多点。”
  
  云落笑了笑,“没事,我保护你!”
  
  管悠悠扭头望去,一丝淡淡的薄雾正从他的侧脸飘过,衬得这张棱角分明的侧脸还有那么点好看。
  
  自小没怎么接触过别的男子的她俏脸一红。
  
  云落连忙侧把着她的肩膀,一脸关切
  
  ,“管姑娘,怎么了?”
  
  管悠悠气急败坏,“你故意的吧?”
  
  云落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啊?”
  
  管悠悠气呼呼地当先走出,云落连忙追了上去,“管姑娘,一个人危险!”
  
  “管姑娘,离结束还早呢,别急啊!”
  
  -------------------------------
  
  一脸笑意地放下笔,枯槁男子似乎也为云落的不解风会心一笑。
  
  不过,笑容转瞬即逝,神色变得无奈起来。
  
  花了这么多笔墨,依旧没有进入正题,这样写下去,会不会都没人愿意读下去,而错过了自己这份心血?
  
  他旋即释然,本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总不能为了吸引就不写吧,修史若是只顾眼球,那便失了本意。
  
  想到这儿,他笑了笑,拎起酒壶,来了一口,敬自己的洒脱。
  
  想起明就要到来的那些剧变,那些将要终结的生命,他又有些忧愁,于是又来了一口。
  
  所以说啊,只要想喝酒,什么都他娘的能成为理由。
  
  左敬一个,右敬一口,等到一壶饮尽,读书又写书的男人将空壶一抛,仰倒在地,沉沉睡去。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