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与秦始皇做哥们儿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笑掉大牙的探险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笑掉大牙的探险

“是海,那是大海!”当一望无际湛蓝水面就在眼前时,一群身穿兽皮形如野人操着各式母语惊异的大喊道。
  
  秦梦喜悦的留下了激动的眼泪,这一时刻的感受犹如熬过漫长的黑冷见到光明,犹如走过苍凉的雪原见到一抹绿色,犹如困于大洋海岛见到船只,犹如走出莽莽荒原找到了回家的路,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脱去厚重的皮裘,扔掉身上挂着的干肉,解掉腰间所挂的水囊,秦梦一马当先顺着陡峭的石壁,攀沿而下,要去拥抱大海。
  
  清晨耀眼的阳光让人眩晕,秦梦眯着眼睛,脚步敏捷的踩踏在通往海边上的峭壁。
  
  秦梦毫无征兆的停住了步伐,直愣愣的望着光芒万丈的太阳。
  
  “郎君,有何异常?”秦梦旁边身穿斑点海豹皮的芈琳警觉的停止了攀岩动作,警惕的问道。
  
  漫长的野外求生中,芈琳早已养成了这种应急反应。
  
  “日头在海在西面!”秦梦疑惑的说道。
  
  “西面怎么了?”芈琳疑惑的问道。
  
  海边峭壁上的叶羽也惊呼道:“主公,这海会不会就是你说的大西洋啊!”
  
  “也有可能是太平洋!”秦梦沮丧的说道:“不管是大西洋还是太平洋对于咱们来说都是倒霉消息,咱们都他娘的流浪了八个年头,再流浪下去,真有可能客死他乡了!”
  
  秦梦见悬崖顶上的一众生死弟兄神情沮丧,于是振奋起精神喊道:“希望这片海是大西洋,至少这里还有一个海西大秦国!”
  
  峭壁距离海中礁石足有两三丈高时,秦梦就敢一跃而下,还能稳稳站在光滑的礁石之上,这还得感谢这些荒野救生日子的磨练。
  
  比秦梦身手更灵巧的莱小白,早已跳入了海中,捧着湛蓝的海水在使劲洗脸,突然他挺置了无毛光亮的胸脯,惊异的喊道:“海水是甜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海水哪里有甜水,秦梦弯腰捧着尝了半头,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果然是甜的,比山中泉水都甘冽。
  
  “这绝不是海!”秦梦兴奋的断然叫嚷道:“这应是一片湖!”
  
  “秦子如何这般肯定海水就是咸的?出来这些日子,咱们什么稀奇没有见过!”海岸峭壁上马背上的邹衍当即否定了秦梦的结论!
  
  “娘的老头,海水不是咸的,我的脑袋拧下让你踢着玩!这个你可以问叶羽……”尽管这些年决策频频出错,关于海水绝对是咸的这点自信,秦梦还是有的。
  
  “呵呵,秦子可是说过,万物离不开太阳,老夫也曾经信以为真,可是你给我解释解释,那些没有日子的长夜,太阳去哪了!”邹衍又和秦梦心平气和的较起了真来。
  
  年已九十高龄的邹衍越发年轻健壮,秦梦都怀疑他要返老还童了,今天他又用这个他想不明白的问题求教起了自己。
  
  “小子给您老解释过了多少次,地球是圆的,而且还有个倾斜角,人间才有了四季分明!你只要把大地想象成圆的,什么解释不通的道理都能解释通!”秦梦再一次耐心的解释道。
  
  邹衍勒着刚刚驯化的听话的野马,一副玩世不恭小年轻模样的看着秦梦说道:“你说我们生存在如同鸡子上的大地上,必定一端朝上一端下,那么为何朝上的滑下去,朝下的不掉下去呢?秦子再给我解释解释这个疑问!”
  
  这又牵涉到万有引力上面了,秦梦知晓,解释完万有引力,老头子还得要求解释为什么万物之间存在万有引力。这个秦梦也没从老师那里学过,哪里经得住邹衍刨根问底?
  
  一遍秦梦还能耐心应付,二遍三遍百遍也能平心静气,若是千遍你还能沉得住,那不用修行就成佛了。
  
  秦梦解释不清,邹衍理解不透,到了后来两人就成了杠精,嬉笑打闹也就成了常态。
  
  “扯远了!证明地球是圆的很难,可证明这是海是湖就容易多了!老头可敢和我打个赌?”秦梦岔开了话题喊道。
  
  “赌什么?”邹衍如何顽童一般,眼睛发亮问道。
  
  “你说?”邹衍说道。
  
  “你若是输,你那些养的狼崽子归我!”邹衍嘿嘿笑道。
  
  “我若是赢呢?”秦梦问道。
  
  “那你就赢了吧!”邹衍又开始了倚老卖老。
  
  “你的野马归我夫人!”秦梦说道。
  
  “你小子变坏了!我他娘的一把岁数,自从上了你的贼船,不知死过了多少回,你还忍心让我个老头徒步?你说你坏良心吗?”邹衍撅着莠成一团的胡子骂骂咧咧道。
  
  “算了,让你老头一会,反正我注定要赢!”秦梦宽宏大量,爬上海崖说道。
  
  赌约一旦确定,一众很久没有乐子的汉子们也就来了兴致。
  
  “两张熊皮,我押主公……”
  
  “两张豹皮,我押夫子……”
  
  “一条狼腿,押宗主……”
  
  “一扇猪臀,押夫子……”
  
  “十支箭矢,押大王……”
  
  “一片护心牛皮,押夫子……”
  
  “敢赌吗?王子赢,你的匕首归我,夫子赢,我的水囊归你……”
  
  “赌一个……”
  
  在热闹欢悦的气氛里,芈琳盖倩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默契的竖起两根指头,神秘一笑,互相点点头。
  
  不再柔软不堪的阿青看到这一幕,不禁羞涩的捂住了乐开花的嘴巴。
  
  “傻妮子,笑啥笑,你再不主动点,这辈子就老死在闺中吧!”芈琳点了点阿青的额头教训道。
  
  多半年来,随着岁月安静下来,这伙人从来没有这般热闹过,人们都特别期待尽快分出胜负.。
  
  可半个月都过去了,从来不曾耍赖的头领竟然迟迟不认输。
  
  验证是湖是海很简单,是海,海岸就没有尽头,是湖早晚有尽头。
  
  就用沿着水面跋涉来验证。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都过去了,依照每日百里的行程,十天就有千里之远,这片海依旧没有要到尽头的迹象。
  
  难道世界海洋什么时候改了性子,成了淡水?难道火山爆发引起海啸那天,自己和身后的这群人穿越进了令一片类似地球的时空?
  
  云梦泽那够大吧?不过也就方圆八百里,快走也就是三五日就能绕上一圈,可是眼前这湖,笔直的水岸,就从来没有过拐弯!实在他匪夷所思,世界上海真有这么大的湖吗?
  
  每天都被老头子邹衍数落,每天都被老头子追讨赌债,每天望着芈琳要吃自己那贪婪的目光,以及自己忠实拥趸的唉声叹气,秦梦有时真的怀疑,世界上真有海水是甜的!
  
  一直到十五天的头上,秦梦终于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片好似海一样辽阔的水面它铁定就是湖。
  
  因为秦梦见到一片片的村落,一顶顶穹窿似的帐篷和一群群赶着羊的牧羊人,想到了一个人干得一件事——苏武牧羊。
  
  “夫子你称它为海也不为过,它确有一个名字就叫北海。狼崽子都归你了!”让所有人琢磨不透的自家主公明明输了还如此开心。ァ新ヤ~~1~<>
  
  秦梦心情极好,说完就如同一个孩子,张开双臂,在草原中高兴的飞奔。
  
  大湖如蓝天一样湛蓝,青草如湖水一样青翠,这真是一个世外仙地啊!天上的白云若是有灵性,大概都傻傻分不清是在天上还是在水中。
  
  秦梦闭眼冥想,苏武当年在这个地方娶妻生子,还养了一群羊,报效家国的心志却一直不泯,这种赤子气节就应当被万世子孙敬仰!
  
  “不用再走了!这就算是到家了!”秦梦立于高丘之上,挥手阻止前行的人马喊道!
  
  “这是华夏?这是中土?”邹衍和鲁勾践以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诧异问道。
  
  “这是华夏自古的领地!你们说,算不算到家了?”秦梦得意的说道:“还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我就是我的地盘,即是我乌洛俟王的地盘,也是我东胡王的地盘!你们说是不是我们的家!”
  
  自古贝加尔湖就是我华夏的领地,可惜肃慎的后世子孙一纸尼布楚条约,竟然舍弃了这般壮美的山河。秦梦曾为此事惋惜不已。
  
  这片方圆几千里的大湖就是贝加尔湖,一个美丽如画的地方。
  
  秦梦真是没想到出去探索世界,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探索出来,竟又摸回了家,这事若是对人说起,那是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向东两千里就是东胡的大鲜卑山,向南两千里就可到达赵国的代郡,到了这里不就等于到家了吗?”秦梦欢呼道。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所有人都不可思的重复问道。
  
  “是真的!兄长不信,去找个牧民过来问问!”秦梦尽量平静的对鲁勾践说道。
  
  八百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了八十一人,多数幸存者都是耐寒的羌人戎人胡人,他们见到了羊群,见到了帐篷,心一下子就跑回到了家乡,未等鲁勾践吩咐,立时催马就去劫掠此地的牧民!
  
  哪里还能轻易找来?自从他们这支穷困不堪,如野人般的队伍出现在这片草原,牧人们早就赶着羊群躲避了。
  
  所有人并未因为秦梦铿锵之言就相信了,他们这一路而来经历了太多的空欢喜,以至于都不相信老天还会眷顾他们了。
  
  只要不碰上倒霉事,就不错了,他们早已不希求天降幸运了。
  
  他们的谨慎实在太英明了,过不出所料,秦梦话音刚落,马踏大地的声音就响起,南边天上泛起巨大的土尘。
  
  秦梦拍拍嘴巴,吐了口吐沫怒道:“乌鸦嘴,老天爷处处和我作对是吗?快隐蔽林中!”
  
  自从伏羲号楼船被冻进海里,弃船上岸后,秦梦一路上没少遇见各式各样的野人,本想交流,谁知对根本不允许交流,直接就是你死我活的厮杀!
  
  秦梦彻底明白,此时世界上的族群,并非都是开化文明的族群,还有很多族群存在愚昧之中。
  
  也不知贝加尔湖是何种族群,小心应对反正不会错!
  
  秦梦一众人等躲入密林之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原来马骑根本就不是冲他们而来。
  
  “宗主说的没错,到这里就到家了!你们看还有我们中土的马车!”鲁上弦兴奋的叫道。
  
  “不错!兄长,那些马上的骑士好像也是我华夏人的面孔!”鲁下弦说道。
  
  没想到距离中土两千里之远的贝加尔湖也有中土人士来往!
  
  “乖乖,果然是华夏面孔!”崔广瞪着大小眼,秃噜着舌头说道。
  
  “不对,他们好像是被追杀至此,你看后面还有一股马骑!”邹衍手持弯刀爬在树杈上说道。
  
  “先静观其变,不许轻举妄动,看他们手上家伙,绝非是普通大族门阀!”秦梦严肃命令道,着重看了一眼莱小白,莱小白随即羞愧的低下了头。
  
  皆因为两年前面在雪原之上,见到两族之间械斗,莱小白出手帮助了人少的一方,谁知就此惹上了祸端,九死一生从北极圈里摸出来的秦梦一行人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死者二十余人,伤者四十多人,以致耽误赶路半年有余!
  
  前面这队人马因为随行有数辆大车,跑起来就落了下风,慢慢就被后面那队人马追上了。
  
  两方人马,也颇会找地方,就在秦梦一行人停留之地,交手厮拼了起来。
  
  长戈长矛长戟,硬弓硬弩,弯刀利剑,战马冲锋厮砍,不大一会地上就躺倒了数十具尸体。
  
  逃亡者人多,但战力不行,追逃者人少但,却是出身凌厉。不大一会就分出了胜败。
  
  数量车驾被紧紧护卫在其中,逃亡者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依旧在持械厮拼。
  
  “他们是诸夏哪国人马呢?”秦梦不禁问道:“赵国?燕国?以身穿服饰来看,一定不是秦国!”秦梦冷血的看着血肉横飞的惨烈局面和鲁勾践叽咕道。
  
  “爹!那人怎么那么像我爹啊?”突然树上的盖倩失口指着包围圈里的人喊道。
  
  “啥?你爹?”秦梦也是大吃一惊:“确定是你你爹……我外父?”
  
  “就是我爹!”盖倩也已不能淡定围观,一跃而下,操着半截宝剑,就冲了过去。
  
  “还愣着干啥?上去帮忙!”秦梦望着盖倩的背影,陡然醒悟,喝令发呆的莱小白道。
  
  一群野人呼啸着从密林中狂奔出来,先是一顿飞石,后又是一顿粗制滥造的箭矢,接着木矛木棍,铁铲,铁臿,别看武器杂乱,个个出手狠厉,皆是一招致命。
  
  “老叟啊!这都是晚辈的活计,你冲个啥劲啊!万一你断个胳膊腿的,那还不是弟子的麻烦!”秦梦紧跑两步,这才拉住了提着弯刀的邹衍,训斥他道。
  
  “好多天不杀人,手痒了!”邹衍张着缺了一门牙的大嘴乐呵说道,挣脱秦梦就又冲了上去。
  
  “唉!”秦梦一拍额头,无奈的说道:“造孽啊!一代华夏阴阳五行宗师不掂罗盘该掂刀杀人了,华夏礼教还成何体统啊?
  
  秦梦一众人的出现,立时化解了被围者的危机,追杀者一看不是敌手,立时拍马逃窜。
  
  十几个浑身是血汉子,惊恐的瞪着秦梦这一群身穿兽皮的野人,握剑戟的手都有些轻微颤抖。
  
  “你们是什么?意欲何为?”为首血人执剑跨上一步怒视如同猿人的莱小白大喝道。
  
  “爹啊!真的是啊?”身穿灰色狼皮,腰中缠着一条黑白花纹蛇皮的盖倩扑通跪倒在地哭喊道。
  
  不仅汉子完全呆愣了,就连幸存的一众汉子也惊呆住了。
  
  “你是……”盖聂望着跪地的盖倩,神色依旧迷茫,犹豫好大一会才开口道:“你是倩儿!”
  
  “外父啊!就是小婿秦子,你的爱女倩儿啊!”秦梦来的及时,掰开人群,二话不说就跪在了盖倩身边,夸张的回应道。
  
  在盖聂眼中,秦梦俨然就是山大王,浓密的腿毛,半截虎皮短裤,上身虎皮短襦,结实黝黑的胸脯,一根五花蛇皮绑起的发髻,也就手中那柄亮晃晃的宝剑还能看出和这群人的不同。
  
  “你是秦子?周王子?”盖倩打量了秦梦半天,这才收了宝剑,上前搀扶起秦梦,依旧不可置信的问道。
  
  “盖公,这厢有礼,鲁勾践见过盖公!”时日太久了,作揖都给差点忘了,直愣愣站立的鲁勾践突然想起了久违的华夏礼仪,这才笨拙的拱手说道。
  
  “鲁晦弟,是你?!”这时盖聂才算真正醒悟过来,拉住鲁勾践的手说道。
  
  盖聂此时才想到应当追击适才逃跑的对手,早已消失在远处,哪里还能追得上。
  
  “外父,当下是赵王几年几月?”令盖聂摸不着头脑,这竟是秦梦开口所问的第一句话。
  
  这是秦梦迫切想知道的问题,秦梦更想知道,自己离开华夏中土这几年,现实是否是历史所载行进。
  
  盖聂还未回答秦梦的问题,车舆中响起了悲愤的哭泣声:“昏庸大王,哪还配享纪元?赵王社稷已毁!”接着车帘撩起,从里面走出一位手握宝剑,满眼泪水的富贵青年,抱拳向秦梦一众人躬身施礼道:“多谢诸位壮士救命之恩!”
  
  随即又向盖聂深深一礼,握着盖聂的手感激的说道:“盖公救命之恩,小子永世不忘,你们才是我赵国的忠勇之士!”
  
  秦梦立时怔愣住了,心想难道赵国被灭了?若是赵国被灭,那么当下就应是秦王正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前二二八年。如此算来自己一趟远行可是走了八年。
  
  “盖公,这位壮士也是我诸夏之士,怎会和你有翁婿之情?”青年人擦去眼角泪水,询问盖聂道。
  
  “哦?噢!对,对,此子就是仆下的女婿,以前杀了人,就逃到胡地,多年不见,差点未能认出!”盖聂突然结巴起来,望了秦梦一眼,又看了一眼这位青年人说道。
  
  “壮士好勇力!我乃赵氏不孝子嘉,当前家国遭难,正是用人之际,壮士可愿为国效力?”青年人一脸亲昵之意,拉住了秦梦的手说道。
  
  这就是公子嘉,秦梦早已推测出了他的身份,看来赵悼襄王赵偃这个不着调的爹所生子嗣也并非全都是废物啊,赵嘉为赵国多延续几年社稷,看来也是有两把刷子,上来就知晓招贤纳士,也着实是一位有为公子。
  
  也许是他求贤若渴,也许是他心中生怯,对于旁边周围这群野人不屑的眼光,并未太过在意。
  
  盖聂对公子嘉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大概这里有什么隐情,为了就是让自己不和公子角有什么交集,老丈人的一片苦心,秦梦领会。
  
  于是倨傲的对赵嘉说道:“赵国灭了?也他娘的该灭,赵王宗室烂透了,从根里都烂透了!赵王迁就是个糊涂蛋,杀李牧,信郭开,不被秦国所灭还有天理吗?我等野人,懒得和你为伍,外父,咱们走!”
  
  “不可,不可,仆下还未给公子找到安居之地,如何能走……”盖聂话未说完,就被秦梦一人给拉走了。
  
  来到密林,盖聂瞅瞅外面的公子嘉,摇头叹息说道:“邯郸被秦军攻破,赵王身边一**佞,只有公子嘉贤达,可赵王迁却容不得公子,社稷已会,不说找秦人报仇,却派人追杀公子,老夫念及公子嘉是位贤人,这才为他奔走效力……”
  
  “效力就效力,外父怎么就为他玩起了命?”秦梦一腔愤怒斥责盖聂道。
  
  盖聂突然甩开秦梦的臂膀,阴沉着脸说道:“社稷存亡匹夫有责,虽然平时外父不屑赵王宗室所为,但秦人入侵,老夫也是赵人,焉有不管之理?”
  
  “爹,秦郎不也是为了你好吗?但凡诸侯王平时对百姓好一些,也不会落到国灭之地啊!”盖倩摇着盖聂的臂膀说道。
  
  “能不能先在爱婿这里借住一宿,明日我就将他们送走?”盖聂缓和神色说道。
  
  秦梦苦笑道:“外父,孩儿也是才走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啊!”
  
  盖聂再次打量了秦梦一番问道:“爱婿不是前几年出海寻找殷商宝藏,何时回来的啊?怎么如此穿戴?”
  
  这就是不堪启齿的囧事,说出来自己就嫌丢人!
  
  原本雄心壮志的一次大探险,谁知道千年不遇的火山爆发都能让自己撞上,实在也够倒霉的。
  
  从秦王正十一年到当下的十九年,耗费了八年的时光,竟然连美洲大陆的边都没有踏上过,秦梦真是羞于和人提起自己这段寻找海外商王宝藏之事。
  
  其实事情并未自己想得那般尴尬,因为除了叶羽所有人对美丽大陆的存在并不太清楚,所有人包括邹衍在内,都很满意此行冒险之旅。
  
  秦梦说道:“说起来,除了他们信,大概外父是不会相信。小婿和倩儿登上了前往海外之地的大船,谁知不过一月之余,就遭遇了火山喷发引发的海啸,一个浪头打过来,八条船就倾覆了七条,幸亏小婿乘坐的这条船有上天护佑……”
  
  果然秦梦严重,盖聂打断秦梦问道:“火山,你说山还能喷火,海啸是什么玩意?”
  
  “盖公,秦子所言一点不虚,老夫给你讲来!”邹衍越活越是年轻,竟和秦梦抢起了风头,说实话,那种经历不论是谁经历。都有给人讲讲的虚荣。
  
  邹衍很耐心的解释道:“山看似山,其实那是金乌的栖息地,大概我们航行进了金乌的禁地,金乌为此愤怒,喷薄而出,将整个山都融化成了熔浆。几十里外都能感受到烧灼的热气,金乌会鸣叫,世间鸟儿一鸣惊人,可是金乌它这一叫可不是惊人,而是惊天动地。大地为之颤抖,海水为之沸腾!
  
  盖公,你看远处的大山,是否高大?但海水沸腾起来,那浪更有甚此百倍千倍。一个浪头落在,老夫直觉就已飘在了云端。
  
  神鸟金乌让大船迅猛奔驰,比马,比车,比箭,比鸟,甚至比风都要快上百倍,向前飞驰。船帆破了,桅杆断了,就连摇橹的橹桨也折了。
  
  那一刻船上的人皆被金乌迷晕了,等我等醒来已经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那时老夫以为小命休矣,未曾想到醒来,依据活着,船不用帆不桨,就在海中自由的漂流。
  
  当时船上有足有吃一年的粮食,我们谁都没有慌,谁知道一漂就是数月,始终见不到陆地。漂在水上并不可怕,接下来可怕的是,没有了日头,没有了光明,到处都是黑暗一片。
  
  我等全都认为这是金乌对我们的惩罚,只有你的小婿给老夫解释,那不是金乌,而是火山喷发!老夫是亲眼所见,焉能出错!
  
  更离奇的是,天不仅没有了太阳,而且越来越冷,冷到刺骨的地步,吐吐沫未落地就能结冰,大概盖公也不信吧!
  
  你们这些小子告诉盖公,老夫是否有半点虚言!”
  
  邹衍还嫌一个人说不过瘾,竟来互动了起来。
  
  话题一旦开启,就不由邹衍说了算,所有人都是九死一生过来的人,都很想将自己的传奇经历同别人分享,以求自我满足的爽感。
  
  鲁勾践说道:“离奇不在老天没有日头,而且极寒,就连海水也能结冰封冻,为此崔广不甚冻伤了舌头!你看崔广舌头是不是少了个舌尖?”
  
  崔广秃噜着舌头说道:“要命啊!幸亏师叔准备了好些羽绒被褥,否则我等都得冻死在那暗无天日的海里!我幸亏是吐了吐舌头,要是解开裤子撒尿,盖公可知会有什么后果?”
  
  崔广一张嘴,引起了所有人欢快的大笑。
  
  邹衍还想着抢回话语权说道:“停,停,聒噪的啥都听不清,老夫来说,还有稀奇之事,即便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竟也有活物,你看我身上的皮革就是捕猎那里的白熊所制,看看这比价值百金的白鹿皮厚实吧!”
  
  邹衍再也未能一人独讲,北极圈有极夜,极昼,冰冻,为了将大船拖回,浪费了两年的时光,最后也未能将大船拉回陆地,粮食吃完,只得趁着海面封冻,弃船上岸。
  
  只知是在茫茫雪原之中,当时也不知在哪,走了一年,才算走出了雪原,谁知却进入了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里面,转了一年都未能走出去。
  
  谁知其中莱小白热心肠,竟然引来了森林原始族群的追杀,躲避两年连带养伤,又是两年的故事,加上之前海上漂流的时日,以及近一年多的赶路,算来一共有八年的故事,这让每人都有话可讲。
  
  这八年来的经历讲完,盖聂整个人全都傻了,半懂不懂挠头对秦梦问道:“既然爱婿才从北边回来,为何就能知晓赵王就是赵王迁?又如何知晓大王杀了肱骨名将李牧呢?”
  
  盖聂一句话,瞬间令场面安静了下来。
  
  秦梦这才想起,适才训斥公子嘉时,不慎透露了天机。面对盖聂的质问,秦梦挠挠头装糊涂道:“我说过吗?”
  
  “秦郎确实说了,妾身也纳闷,为何赵王不是赵王偃而是赵王迁呢?”秦梦被耿直的盖倩质问的死死的。
  
  “小子瞎猜的!不是走时,赵王就已经病入膏肓,太后不就是赵王迁的母亲娇娃嘛,猜对了,也并不稀奇啊!”秦梦当然不会泄露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
  
  “可外父却不明白小婿是怎么就知李牧将军被杀了?”盖聂一脸严肃逼问秦梦道。
  
  “也是猜的啊!小子和李牧素来交好,若有李牧在,秦国还真不好拿下赵国,李牧不被杀,赵王焉能灭?”秦梦也有点慌了,不过依旧能圆上。
  
  “秦子怎么就如此确定赵国定会被灭?虽然六个月前邯郸社稷被秦国所占,但依然有夺回来的可能啊?”盖聂不解瞪视着秦梦问道。
  
  秦梦算是明白过来,感情赵国此时还未被灭,只是赵国国都邯郸被攻克王城里面的社稷祠庙被占了。
  
  “赵国会被灭,根本不是秦国对手!”秦梦只能词穷的狡辩道。
  
  盖聂面有愠色的说道:“可李牧将军是在一月前才被杀的,李牧将军看到大王身边皆是奸佞,打算另立公子嘉为王,谁知阴谋暴露,将军才被赵王迁所杀,公子嘉这才一路逃亡来到此地!爱婿是如何知晓李牧将军被杀呢?难道东胡和赵国联合灭赵爱婿也知情?”
  
  什么?赵国被灭竟然是秦国联合东胡合力所为,此时大大超出了秦梦的意料。
  
  秦梦闻听不禁咂舌,没想到无意说漏一句话,让老丈人误会这般深刻,自己也是实在太过冤枉了,实在圆不上这个慌了,只能用眼神向盖倩救求。
  
  “父亲,秦郎焉会参与灭赵之事?我等实实在在才从北边来到此地啊!再说秦郎素来机敏果然,猜对一二时势也是在正常不过之事,父亲不可怀疑秦郎用心!”盖倩严肃的对父亲说道。
  
  “好了不说了,嘉公子却是贤达,还望爱婿出手相助,实在未敢透露你的身份实在害怕他会心生猜忌,赵国宗室,就剩这么一位贤达了,老夫真不忍心背弃他!”盖聂一抱拳,诚恳郑重的说道。
  
  原来李牧被杀,其中还有扶立公子嘉这么一段隐情,难怪《史记》中记载:赵王迁七年,秦使王翦攻赵,赵使李牧、司马尚御之。秦多与赵王宠臣郭开金,为反间,言李牧、司马尚欲反。赵王乃使赵葱及齐将颜聚代李牧。李牧不受命,赵使人微捕得李牧,斩之。
  
  看来世上一切事情皆有因果,并非空穴来风。
  
  眼下一切事情,皆如史书记载,按步照班的发生,难道公子嘉也会成为代王,再延续为赵王宗室延续六年社稷血祀?
  
  就在秦梦准备答应老丈人帮帮公子嘉时,突然听到了公子嘉的呼喊:“盖父,快救小子……”
  
  ()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