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我成了BOSS祖师爷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该算旧账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该算旧账了

    姜晨带着众人,一道走进了悬挂着“论法殿”牌匾的殿宇。
  
      论法殿内部空间很大,最中间的是一块四四方方,有些像姜晨穿越前蓝星上的足球场,在“足球场”的两端,有着一具具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傀儡,有的执剑、有的擒刀,各式各样的兵器、法宝等等,都有所体现。
  
      “此地乃演武场,这些傀儡,均是注入了各支道路上有所建树的经验道行,众弟子可与适合的傀儡比斗,研究自身所缺,亦可驾驭傀儡与其余弟子斗法,检验修行。”
  
      “好宝贝!”
  
      一位宗师不禁开口。
  
      修行之时,最苦闷的莫过于自身疑难无人能够解惑。
  
      经典秘籍,不过是死物,想要从中找到自身所需的妙解,太过艰难,甚至可能自身理解有误,走上歪路,留下偌大隐患,所以在修行界,师长的作用才是那么明显,所以与近似的修者比斗,才能从两者相互验证之中,发现自己的真正问题所在并予以解决。
  
      而这论法殿中,竟然有这么多傀儡,条条道路皆有。这不是相当于随时有适合的对手可以过招?
  
      这样的傀儡,当真是宝贝!
  
      姜晨意念一动,几具傀儡便从死寂状态清醒过来,落到了演武场之中。
  
      “诸位有兴趣的,可以上前去小试一番。”
  
      “天主,我来试试!”
  
      姜晨话音刚落,“长刀落月”王成通率先开口,随后只等姜晨刚刚微一点头,就一个纵身,落入了演武场中。
  
      “我也去试试。”
  
      韩河跟王成通一刀一剑,常常比试,算得上是老对手了,此刻自然也不甘人后,他向着姜晨说了一声之后,也跟上了王成通的脚步。
  
      “准备了!”
  
      旋即,在姜晨的一声清喝之后,两具傀儡顿时动了起来,分别是剑傀和刀傀,各自迎上了韩河和王成通两人。
  
      “来得正好!”
  
      两人齐齐一喝,挥剑提刀,冲了上去!
  
      一时间,漫天的剑光呼啸而出,剑光百变,难以捉摸,笼罩住了剑傀,同时,刀傀的身畔,一条刀气长河浮现而出,一击轰向了他。
  
      王成通和韩河,一开始就拿出了招牌手段!
  
      他们一方面是确实是想试一试这傀儡的手段,另一方面,自然也是为了在姜晨面前多表现表现。
  
      “有了些进步……”
  
      姜晨微微点头。
  
      在之前收下“四大宗师”的时候,这几人的水平,在紫府中只能算作是中等,至多是中等偏上,没有什么好稀奇,而现在的话,在姜晨的指导之后,这韩河和王成通的进步完全是看得出来的,不管是韩河的剑光无尽,还是王成通的一刀成河,都摸到了“道之域境”的边。
  
      而在此之前,于清睿和穆东江二人,也是与他们齐名的,想必在同样的条件下,也不会什么进步都没有。
  
      假以时日,这便是四位陆地神仙!
  
      在当今时代,陆地神仙是顶尖势力的中流砥柱,对于如今的大赤天,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了,即便是到了后期大能复苏,天仙满苍空的时候,这四人有着大赤天的这么多资源在,也不可能止步于地仙。
  
      而“天仙满苍空”毕竟只是形容词,即便是在上古时期,天仙也是货真价实的“仙人”,再往上,就是仙尊佛陀的层次了。
  
      “快撑不住了。”
  
      姜晨回过神来,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演武场的两人身上。
  
      在他的操纵之下,这剑傀刀傀的力量和技巧一直在提升,刚开始的时候,韩河和王成通还能占据一定程度的优势,可到了现在,已经是只能苦苦支撑了。
  
      “回来吧!”
  
      姜晨开口,一股无形之力顿时将两人卷起,重新落到了台上,而剑傀刀傀,也回到了他们本来的位置。
  
      “呼!当真是好宝贝!”
  
      韩河呼吸急促,纵使以他的修为,也止不住头顶的汗水,显然在刚才已经完全使出了全力,以至于现在对自身的操纵无法收放自如、细致入微。
  
      “我之前被人称作无错神剑,可现在与剑傀一战,却是发现剑法中处处都是弱点破绽,可以改进之处数不胜数,等到回去消化之后,我之剑法,必然能再上一层次!”
  
      “不错,这一战,对我的刀法长进,也相当明显。”王成通双目放光,落月刀重新被收回。
  
      “多谢天主!”
  
      两人缓过一口气之后,齐齐的向着姜晨道谢。
  
      “尔等乃是厚积薄发,以往多年的刀法剑法修行,此时得到验证,才能一举发现如此之多的问题,此次过后,就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了。”姜晨淡淡一笑。
  
      “纵使如此,此物亦是让人难以想象。”穆东山有些跃跃欲试。
  
      除他之外,还有不少人,都有下去和傀儡试手的想法,就算是姜晨的几个弟子,脸上也有一些意动。
  
      “傀儡就在这里,日后你们随时可以来,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姜晨却没有继续让他们下演武场,而是直接带着他们前行而去。
  
      九座殿宇,光是让他们看上一遍,就得花上许多时间,没必要在这里多耽搁。
  
      除了这演武场中的诸多傀儡之外,在论法主殿的四周,还有二十四面一人高的古老铜镜,可以帮助演化法门、试验道路,毕竟,很多法门被开创、修改出来,在不修行之前,是很难察觉到其中的问题的,可一旦等到开始修炼出现问题,又很容易直接留下隐患,难以弥补。
  
      比方说,林秋之前借助《道经》,演化出极其适合自身的《吞天神功》,按照常理这种并非正统修行、另走偏锋的法门,即便是从《道经》中悟出来,也没有人敢保证就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修行正道,也就是林秋初生牛犊不怕虎,才敢于直接修行。
  
      当然,从中也可以看得出,林秋悟性的可怖之处。
  
      而这些古老铜镜,便可以提前在体外演化一次,妙用无穷。
  
      在铜镜之外,论法殿中还有其他的一些法宝设施,姜晨也懒得再一一解释,等回头再整理一下,列个资料章程出来便是。
  
      “温室、天工、造化、论法,乃是九重殿中的外四殿,人人皆可进,而后五殿,若是要进,便需要一些要求了。”
  
      姜晨带着众人走过了论法殿,到了第五重殿。
  
      第五重殿,并不恢宏,而是古朴高远,形制近似于一座道观。
  
      “道德殿!”
  
      “第五重殿,为道德殿,乃是我宗门主殿,为掌教居所、亦为大议事之处,平常之时,须得通报,方可入内。”
  
      这一重殿宇,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姜晨也不曾带着他们进入,直接绕了过去,进入了下一重殿。
  
      …………
  
      “第六重,乃是藏经殿。”
  
      第六重殿,典雅幽静,带着檀香气息。
  
      “藏经殿中,收录我宗一切法门经典,上下分为九重楼,下三层,为经史古籍、奇闻异事,所有人皆可进入,中三层,为宗门诸法所在,核心弟子可随时进入,而其余弟子,则是根据其贡献、表现等等,按章或酌情给予修习机会。”
  
      “至于上三层,乃我宗根本大法以及事关重大的古老密辛所在,法,不可轻传,得授真法者,需得重重考验,如此方可传下。”
  
      贪多嚼不烂,好高骛远者,只会沦为庸碌之辈,更何况,大赤天未来会广收门徒,难保不会出现敌对势力的奸细,也不能不提前防着一手。
  
      此时的藏经殿,还是一片空旷之地,姜晨手一挥,顿时无数典籍落下,九重楼尽皆都有。
  
      这些法门,部分是他从黎山老母道场等途径得来的法门,一部分则是他参悟道经,偶有所得后创出的一些功法。
  
      而在九重楼之巅,自然便是那一卷金色封皮,散发着无量光芒的《道经》。
  
      “藏经殿日后设藏经长老之位,管理诸多经典及弟子借阅之事。”
  
      这一次,诸多小千世界出身的修者倒是还算平静。
  
      ??藏经殿、藏经阁本身就是每个宗门必备的点,“大赤天”这等宗门,自然不可能缺乏。
  
      虽然说,藏经殿往往是一个宗门最重要的地点之一,可前面几重殿宇,都有着种种妙用,让人瞠目结舌,而到了藏经殿,“天主”除却洒落了诸多秘籍古籍之外,却没有多加话语介绍,反而让他们有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没有维持多少时间,旋即,这些个修者一一反应过来,露出对自己啼笑皆非的神色。
  
      这可是大赤天的藏经殿!里面随便一卷经典,都可能会为他们指明修行之道,本应该是他们这些以往只能自己摸索道路的修者眼中梦寐以求的东西,而现在竟然能如此“淡然”视之。
  
      只能说,前面的温室殿、论法殿等,对他们的震撼力度太过大了一些。
  
      “日后,当多加立功,争取一窥高深秘典……”
  
      一群人心中暗道。
  
      “师父,后面还有哪些殿宇?”慕容钰好奇的简短问道。
  
      她对藏经殿没有太多的兴趣,身为姜晨的弟子,至高法门《道经》她早已得传,而剑法之中,她越是钻研“道生万物”等《大赤天剑》,就越发觉得玄妙高深,对于其他的剑法等等,也就只有参考之用了。
  
      听到她的问句,其余众人,也纷纷的将目光转移了过来,等待着姜晨的回答。
  
      九重大殿,还有三重未现,有了之前的种种铺垫,其余人等,更是对后面的三重大殿无比好奇。
  
      单单是外四殿,就有着这么多的神通奥妙之处,而内四殿中,开头的第一殿就是宗门重地藏经殿,后面三重的玄妙重要程度,自然是不必多言。
  
      “后面三殿,为明道殿、问心殿、玄关殿,分别为我宗弟子悟道、炼心、闭关破境所用。”
  
      对于姜晨而言,这九重殿明面上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他就如同亲手筑造一般,淡然的将其间的部分情况说来。
  
      “此三重殿宇,为我宗重中之重,与藏经殿并为我宗之根基,进入三殿修炼等等,都需如藏经殿九重楼之分般,定下个章程出来,按照章程行事。”
  
      “此次,我就不带你们进去了,等到过些时候我宗开宗诸事尽数收拾完毕之后,尔等积累功勋、自去便是。”
  
      不去了?
  
      在姜晨身后的人尽皆一愣,心里痒痒的很。
  
      被“天主”这般说着,这后三重殿宇,无一不是真正的重地、宝地,巴不得现在就进去体验一番,不过谁也没有胆子违逆“天主”就是了,只能按捺住,等待日后得到机会再来。
  
      “好了,尔等且去温室殿中,自寻住处吧。”
  
      姜晨手一挥,一块块木牌浮现在空中,如同有意识一般,落入到了众人的手里。
  
      “我是甲三,师兄,你呢?”
  
      孙武站在林凡身边,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木牌,上面的古篆字在“生而知之”的圣灵面前,并不难理解。
  
      身为姜晨嫡传中的两个男性,他在这段时间里,就与林凡看上去颇为亲热了起来,当然,其中也有林凡刻意与这师弟交好、帮其融入宗门的因素。
  
      林凡虽说也不足二十岁,可出身自贫民窟,独自闯荡多年,人情练达也不算差,至于孙武,不过是一张白纸,虽然被天地所钟、能明辨善恶,可林凡本就是好心,自然不会有什么抵触。
  
      “我是甲二,应当是在你边上。”林凡笑道。
  
      “以后互相多多关照便是。”
  
      而其他人,姜晨的几个弟子不出意外的都是甲等,四位大宗师,则是乙等,其余被带上天柱山的宗师武者,有差不多二十人,都是在诸多宗师中资质上佳,姜晨认为有培养价值的,得到的木牌丙丁二等皆有,而莫怀城,虽然资质不行,不过身为外门庶务总长老,也得到了一块丙等木牌。
  
      “嘿嘿,乙一,不错不错,果真大老爷垂怜!”鲨雕看了看分到自己的木牌,嘿嘿的笑了笑,翅膀一抖,木牌顿时不知去了哪里。
  
      随后,在姜晨的示意之下,一群人都照着原路,回返了温室殿。
  
      而姜晨,则一个人站于原地,目光看向了无穷远处。
  
      “此界诸事,到这里便算是彻底了结,接下来,便是宗门正式开山的事情了。”
  
      “不过,再次之前,一些旧账,还是不能不算上一算……”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