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太虚化龙篇 > 第百十八章 庄冥得获景王冠,刘越轩误通天机阁

第百十八章 庄冥得获景王冠,刘越轩误通天机阁

江地,庄氏商行。
  
  “公子,请帖已经送到,掌印府尊大人回应,今夜赴宴。”
  
  “好,今夜宴席,礼数须得周全。”
  
  “是,小的这便去吩咐。”
  
  “好。”
  
  庄冥挥了挥手,示意这管事离去,却又闭上双目,心中念头转动。
  
  霜灵见状,轻声道:“公子很重视今夜的宴席?”
  
  她知道了这位掌印府尊,便是当日在东胜王朝中望山上,被公子惊走的那位老道士。
  
  也听陆合提了下,之前那位掌印府尊大人,在江地正令的那座院落,见到公子之时的过程。
  
  那位掌印府尊大人,面对公子之时,姿态似乎放低得令人难以相信。
  
  庄冥点头说道:“无论从身份来说,还是从他本人修为来说,都是一位值得重视的人物,但今夜的宴席,我与他之间的交谈,则关系到庄氏商行的发展,在他三府所辖之地的未来。”
  
  说完之后,庄冥吐出口气,道:“虽说他忌惮于我,但也并非是说我庄氏商行便能凌驾于他这位掌印府尊之上,反而是要借他之势,因此今夜与他会面,一言一行,都须得谨慎。”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霜灵,道:“今夜你便在我身边。”
  
  霜灵忙是低头,应了声是。
  
  庄冥负手而立,轻轻道:“来了天御福地,你便须得多见识些这样的场面了,我教导你的东西,你也须得仔细回顾一遍。”
  
  ——
  
  正午。
  
  陆合已然归来,并且带回来了一件染血的物事。
  
  “这是一群流寇,共十六人,本领的最高一人也不过武道二重,三个月前在东元境第五府杀人劫财,被官府通缉,一路逃到了这里,期间又做下几桩杀人劫财的凶案,准备再劫一批钱财,各自分赃,隐姓埋名,不过……”
  
  陆合停顿了下,将手中物事呈上,道:“他们初在江地,尚未继续左岸,得到了这一件东西。”
  
  庄冥伸手过来,眼中闪过异色。
  
  这竟是一顶冠帽。
  
  做工极为精美,入手材质极为不凡。
  
  但令得他感到惊异的,还是冠帽顶上的装饰。
  
  那是一颗玉珠。
  
  “法宝?”
  
  庄冥伸手,倏地摘下这玉珠,能感应到,这确实是一件宝物,而且,略感熟悉。
  
  他微微闭目,心中念头转动,倏地定住。
  
  玉珠上面的气息,赫然有了与印象中一人的重叠之处。
  
  在离开那座江地正令大人的府邸院落之时,有一道金光落入其中。
  
  金光是一头飞禽,而乘坐在那一头金色飞禽上的人,气息极为相似这玉珠。
  
  陆合皱眉道:“这是什么冠帽?”
  
  东胜王朝的礼仪风俗,与这里有些不同,他虽然在东胜王朝见多识广,但来到这大楚王朝,便有许多陌生之处。
  
  庄冥沉吟道:“按照大楚王朝的礼仪,这样的冠帽,如此样式,以及材质,是皇室独有的,只有一些高官权臣,偶尔会被楚帝赐予类似的物品。”
  
  说到这里,庄冥又想到了那个人身上的法力,他曾猜测是大楚皇室的修行之法。
  
  那莫非是大楚皇室之人?
  
  这是他的物品?
  
  “怎会落到这群流寇手中?”庄冥看向陆合。
  
  “听说是附近的渔夫,在河边打渔,捞上来一条半丈长的青鱼,但反而被青鱼甩尾打死……”陆合说道:“那为首的武者恰好经过,见得如此巨大的鱼类,当即上前一刀劈死了这条青鱼,准备分食,却在鱼腹中,得了这么一件物品。”
  
  “唔……”
  
  庄冥稍有思索,旋即点头,说道:“此事暂时不要声张。”
  
  陆合应道:“明白,那批流寇,我已经尽数灭口,而且他们落脚之处,荒无人烟,短时日内,不会被官府察觉。”
  
  庄冥点了点头,道:“本就是一批流寇,受官府通缉,你杀了他们,本也有功绩,但涉及此物,便暂时压下了罢。”
  
  说完之后,他将冠帽抛给陆合,道:“先收入库藏之中。”
  
  陆合接过,便收了起来。
  
  而那一颗玉珠,庄冥只是抛了抛。
  
  旋即便见他袖中的蛟龙,倏忽一探,张口吞了下去。
  
  这一颗玉珠,本身材质不凡,可算天材地宝,比起那块异铁,也不遑多让,亦能等同于聂平金丹的二三成法力。
  
  ——
  
  与此同时。
  
  天星福地当中。
  
  荒山野岭。
  
  只见一个书生,狼狈不堪,一瘸一拐。
  
  “他大爷的!那家伙究竟是谁?”
  
  “咱们又不认识他,在背后就大喊一声,让我站住,别跑!”
  
  “这他娘的谁不跑啊?”
  
  “追杀就追杀嘛,哪知他追着背后就是一剑,还是横扫过来的,偏偏切在老子屁股上!”
  
  “屁股本来就两半,被他一剑切成了四块。”
  
  “就算偷袭,也没见过这么下流无耻的啊?”
  
  刘越轩痛呼一声,问道:“老师,这就是你以前的仇家?”
  
  他低头看着铜镜,而铜镜上面的裂纹,已经密密麻麻,仿佛布满了蛛网。
  
  “本座……不认……识他……”铜镜中的声音,虚弱得断断续续,仿佛要快要断气了一样。
  
  “那他追在我屁股后面干什么?”
  
  “不……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刚才您祖传的秘术,究竟能拦他多久?”
  
  “半个时辰。”铜镜中声音愈发低了,又断断续续道:“找地方,布下阵法,收敛气息。”
  
  “他娘的,那家伙还把我信物切成了两半。”
  
  刘越轩手中一摊,赫然是两块碎片,不禁骂道:“本少爷为了这块信物,还承了他庄冥的人情,这回可好了,信物都没了,咦……等等……”
  
  他将碎片合并了一下,当即愕然。
  
  这信物当时也被剑气波及,破碎成两半,虽然他收了这两块碎片,但中间连接的地方,还是有些残碎。
  
  此时此刻,玉令中间破碎的一点,缺失的那一点,赫然有些显眼。
  
  他顿时掐指一算,从这一点,反推回去,赫然发现,无数纹路,都能通向这里。
  
  他之前便推算了多日,但凭空推算,全无头绪,然而此刻有了这一点缺失,反推回去,竟然水到渠成?
  
  “这里就是天机阁?”
  
  “你……找到了?”
  
  “这里一定是天机阁。”
  
  刘越轩又惊又喜,道:“距离这里,居然才有六十里!我果然是天命之子,被人追杀,居然都杀出了我通往天机阁的道路!那庄冥怎么说的?天机阁在外招收弟子,最是惊才绝艳的,都花了八个月,而我花了才几天?”
  
  他哈哈一笑,道:“我才是世间最为惊才绝艳的聪明人……嘶……”
  
  他忙是摸着屁股,讪讪道:“赶紧走啦。”
  
  那铜镜之中,声音有些感叹。
  
  此子虽借外力,能勘破玄机,却也真是难得。
  
  有些时候,能把握运势,能把握外力,也是本领。
  
  ——
  
  天星福地。
  
  “倒是好本事。”
  
  只见一个青年,面带笑意,他背负一剑,徐徐行走,却也不急着追杀过去。
  
  那个书生,连道印都未有凝结,只仗着一件法宝,居然就从他的手里逃出去了。
  
  他看着手中燃尽的灰烬,轻笑一声,随手一扬,便随风散尽了。
  
  而他本身,已经记下了那个书生的气息,倒也不难追索。
  
  不过那书生也颇为无耻,说了一声祖传秘术,实则是经过一座小道观时,将那道观给打塌了一半,拦了他的路,而里头的道士,便也匆忙出来,便也将他拦下。
  
  虽说这天星福地,不是像聚圣山福地那样的禁地,但外来修行人,也颇多拘束,他便也不好轻易对这些道士动法。
  
  天星福地的道士,不外乎是天机阁流传的功法。
  
  或许这些传承残缺的道士,在凡尘俗世之间,都不知道他们的所学,源自于天机阁。
  
  但外来修行人,却也不敢轻易下手,避免惹怒天机阁。
  
  “小子,这回等我抓住你,屁股先切成八片!”
  
  白离拍了拍衣摆,正准备继续上路,却忽然心中一震。
  
  他脸色变化,竟然发觉,那书生的气息,就此消去了。
  
  “怪事?”
  
  “敛息之法?”
  
  “就算真是敛息之法,凭他的道行,又如何彻底瞒过我?”
  
  白离脸色阴晴不定,当即腾起云光,追索过去。
  
  ——
  
  两个时辰之后。
  
  白离遍寻不着。
  
  “真的消失了?”
  
  “难道……”
  
  白离眉头紧皱,暗道:“入了天机阁?”
  
  也有入了天机阁,才能让他瞬间失去对方的气息。
  
  若真是如此,他便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直接展露修为,引来天机阁的监察外门,但如此一来,他未经天机阁知晓,暗中潜入腹地,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
  
  要么则是经过归元宗,向天机阁追究。
  
  他有些犹疑,便也没有多留,而是选择退走。
  
  ——
  
  回到了临海之处,白离正在考虑离海,归返天御福地,还是考虑要直面天机阁。
  
  但在这时候,却又听得些许声音,传入耳中。
  
  “爹,你不知道,咱们老家传过来的事,居然是真的,咱们公子真的有一条蛟龙,而且这次出海,咱们的船,险些被一头长满了触须的大妖怪给吃掉,亏得公子的蛟龙,打死了那头大妖。”一个年轻些的声音,有些激动。
  
  “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妖怪和蛟龙?”老一些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哪里是胡说?这次船只靠岸,我没来见您,是因为和公子转头去了天御福地,而且你看这满船货物,就是从天御福地来的……够咱们商行在这里的几家商铺,卖上一年半载的了。”
  
  隐隐约约的声音,让白离的脚步,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去。
  
  这是一家药铺,但药铺的后面,则有庄氏商行四字。
  
  停顿了一下,白离伸手一点,忽然收了剑,不知把剑收到了哪里。
  
  他拍了拍衣摆,只像一个富家公子,走进了里头。
  
  “店家……我想买些东西……”
  
  妙书屋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