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诗仙剑序 > 第280章 闯川蜀公子世无双 上峨眉铁杵磨成针79

第280章 闯川蜀公子世无双 上峨眉铁杵磨成针79


  .
  “别别别别别!”苏珽心下一惊,连忙摆手拒绝说:“小鱼那丫头我算是怕了她了,你要让她来找我说情,那她不又得把我胡子给烧了么?”
  “怎会?小鱼她现在可长大了,哪还会这般淘气?”许蓝仙继续帮苏珽捶着肩膀,说:“等这次我和白郎去一遭峨眉之后,我就带着小鱼来看叔父。届时,再让白郎当面给叔父您赔罪。”
  “嘶?峨眉?”苏珽似乎想起了些甚,连忙转身看向许蓝仙,问:“你们要去峨眉?”
  “怎,怎啦叔父?”许蓝仙被吓得一怔,道:“我们此行确实是要去峨眉。”
  “蓝仙,你们去峨眉做甚?”苏珽脸上显露出担心,说:“江湖武林中最近可不太平,听说那峨眉掌门人向无情将要出关,还说那甚么峨眉秘宝即将出世?现在啊,江湖乱的很,各路武林人士都对峨眉戳戳欲动。若你叔父我猜的不假,必将有一番血雨腥风在峨眉刮起。”
  “叔父,您不记得我还身患着那怪病了么?”许蓝仙边说着,边走到苏珽对面坐下,帮他着手煮着茶,道:“说来可是巧得紧,当年赠我药方子的那位高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郎的师傅!”
  “哦?”苏珽一惊震:“东岩子赵蕤赵老前辈,居然是这顽石小子的师傅?”
  “是的叔父。”许蓝仙帮苏珽斟酌了一杯茶,说:“不仅如此,白郎的四师兄还给我炼制出了一种神药,就是这个。”说着,从腰间掏出一小瓶子递给苏珽。
  “这是甚么神药?”苏珽打开瓶子倒出几粒,看着那颜色五花八门不一的丹药,颇是感到好奇。
  “这药可厉害的紧,以前我每次都要喝很多的苦药。”许蓝仙高兴的说:“现在好了,没七天只用服一粒。”
  “当真有如此神效?”苏珽有些不信,出于对许蓝仙的担心,所以问:“不会对你有甚影碍?”
  “放心吧叔父,没事的,而且……”话至此处,许蓝仙故意停了住,然后两眼朝四周那些守候着的手下及官差看了去。
  苏珽眉头一凝会了意,便挥手吩咐旁边的人,说:“你们都下去侯着吧,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上来。”
  “是!”众者退。
  “蓝仙!”苏珽:“现在可说了吧?”
  “叔父,是这样子的。”许蓝仙:“白郎的四师兄说,那峨眉秘宝是一种神兽,叫做‘龛谛’。叔父你方才说的那些武林异士,也就是奔着这个去的。”
  “龛谛?”苏珽若有所思想了想,可搜遍脑海也不知道这是个甚么玩样,倒是反而一惊,看着许蓝仙问:“你们去峨眉,不会也是为了这个?”
  “是的叔父!”许蓝仙突然坏坏一笑故意逗着苏珽,说:“我和白郎此行前去峨眉,就是准备大开杀戒,将这‘龛谛’抢到手的。”
  苏珽满脸的不信,因为他知道许蓝仙平常日下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根本不会去干甚样大开杀戒的事。所以哈哈哈笑了几声,反拿许蓝仙开玩笑说:“你这丫头要真有这个心,那我和你父亲就不用担心你四处乱闯了!你和那小子的事我可都听你爹说了,本来我还不相信,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才多久啊?那小子就把你给教坏了!”
  “叔父你误会了!”许蓝仙趁势说:“此行我们之所以要去峨眉大开杀戒,白郎可全是为了我呀!”
  “哦?”苏珽:“此话怎讲?”
  “叔父,这神兽‘龛谛’对我有奇效。”许蓝仙仔细讲说:“白郎的四师兄说,若是炼制我现在吃的这种丹药的话,太过于吃力不讨好,估计得把整个京城的药都找来才能炼制四年的分量。”
  “需这么多?”苏珽。
  “当然,而且还不谈炼制起来有多么费尽。”许蓝仙顿了顿,接着如实告知,说:“但如果将那神兽‘龛谛’抓来取血入药的话,那么我以后只需每年吃一粒丹药便可。”
  “原来如此!”苏珽一顿,又担心道:“但是现在江湖血风起,我担心你们去了峨眉之后会……”
  苏珽没把话说完,怕不吉利。许蓝仙见状笑笑,再次给苏珽沏上茶,说:“无碍的叔父,白郎的武功可比我高多了。再说了,我们只是要那龛谛的几滴血,又不真要它的命,想来那峨眉掌门定会应允的。”
  “那可未必!”苏珽:“我听说这老尼姑脾气可不大好,向无情向无情,辣手摧花,一向无情,歹毒得很啊!”
  “叔父!”许蓝仙忽然一笑,问:“既然如此险恶,那要不你陪我们一道去如何?你德高位重,那向无情定惧怕于叔父您!”
  “蓝仙啊,我也想跟着去凑个热闹,可是我去不得啊!”苏珽似有难言之隐,说:“皇上下了旨意,说此次武林中的事我们朝廷不许插手,否则格杀勿论。”
  “怎会这样?”许蓝仙疑惑,问:“皇上不一直都讨厌这些武林人士么?似乎,他恨不得杀光这些武林人士。”
  “嗐!皇上他那讨厌啊?还不都是高力士的一句话罢了!”苏珽显得无奈,说:“高力士只要在皇上二遍吹吹风,那不讨厌也得讨厌了啊!这次之所以不许朝廷插手,不也还是高力士背地里弄的么?”
  “奇怪!”许蓝仙:“高力士怎突然对江湖武林生了兴趣?他不是一天到晚都在琢磨着怎么讨皇上欢心么?”
  “谁知道高力士他着了甚样魔怔?他这些年来的行事作风可奇怪的紧。朝中有传说,说是他在帮皇上寻求长生不老之术。”苏珽说到这里不禁笑了,道:“但这世间之上哪有甚长生不老之术啊?太祖如何?太祖够厉害的了吧?可结果呢?唉!这事我们现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咱也不敢管,咱也不敢问呐!”
  “唉,那我们就莫去管他。”许蓝仙道:“叔父您放心,我们此去峨眉是不会有甚事的。”
  “哎哟,您叔父我可还真放心不下。”苏珽着急了,说:“高力士这次插手武林的事,多少和这峨眉秘宝有关。你说,你们去了峨眉之后,要是一不小心哪里惹到了他,那不就遭殃了么?”
  “没事的叔父!”许蓝仙劝解:“白郎您不也见着了么?论武功,他在我之上,而且我也不弱不是?论智谋,白郎厉害,我不也很厉害?”
  “你个小丫头!”苏珽笑了:“行行行,老夫说不过你!去吧去吧!但是你得记好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见势不妙调头就跑,莫去管那傻小子。”
  “叔父,白郎他不傻,你要再这样说我可生您气啦!”许蓝仙故意皱起眉,装出生气的模样。
  “啧啧啧,这门还没过呢,胳膊肘就往外拐!”苏珽:“唉!真像你爹说的那样,女大不中留啊!”
  “那……叔父!”许蓝仙一顿,绕回方才那问题上,说:“挫白郎锐气一事,您可有甚好主意了?叔父这您可得帮帮我!”
  “帮!叔父哪敢不帮你啊?”苏珽顿了顿,道:“这样吧!老夫又一故友叫孟浩然,不知蓝仙你可曾听说过?”
  “孟先生?小女当然听过他大名!”许蓝仙感到万分惊喜,没想到苏珽会引荐孟浩然,于是高兴的说:“孟先生可是殇唐有名的大诗人,我也曾多次想去拜会,可奈何于无人引荐。要是早知道叔父您与孟先生认识,那可就好了!”
  “现在也不迟!”苏珽喝了一口茶,道:“而且巧了,我最近听说他也想去峨眉走一遭,凑凑那武林中的热闹。”
  “真的伯父?”许蓝仙更加高兴:“要是有孟先生出生,定能挫消白郎锐气。”
  “叔父甚个时候骗过你啊?”苏珽道:“我之所以放心你去峨眉,是因为我知道孟山人他也会武功,而且高超至极。老夫待会儿书信一封给你,你去见到孟山人时就交给他,他看后自会应你之意。”
  “多谢叔父!”许蓝仙施礼回敬。
  此事就也这般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而过,苏珽写了引荐信后,许蓝仙便辞身告了别,回客栈。却没想到的是,刚到门口,就看见了形单影只的卢小鱼。
  这间,卢小鱼正向店小二问着些甚样东西,满脸着急。等得许蓝仙一声道喊,卢小鱼回头看清时,猛地就跑来一把抱住了许蓝仙。
  许蓝仙见状还以为发生了甚种大事,就忙问:“小鱼,你怎么一个人从青莲跑这里来了?出了甚事?”
  “姐姐,不是我一个人。”卢小鱼从许蓝仙怀里站直,回答说:“我和五鬼师傅一起来的,只是他撂下我去玩了而已。”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许蓝仙好奇的问:“姐姐看你方才着急的模样,还以为出了甚大事!”
  “姐姐,我们在半路上碰到了指南哥哥,他告诉我你们在这的。”卢小鱼说:“至于我们为甚来这里,是因为爹爹差人找我们来了,说要把我们给绑回去,还说要扒了小白哥哥的皮!”
  许蓝仙听到这话不禁凝重了眉头,他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顿了顿,让自己恢复至冷静,道:“小鱼,那这次来找我们的是谁?还是刘叔?”
  “不是刘叔,这次是阿蛮!”卢小鱼咽了咽唾沫,也让自己慢慢恢复冷静,说:“阿蛮说,刘叔上次回去被爹给狠狠罚了,到现在都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听到‘阿蛮’两字许蓝仙心里一惊,因为这阿蛮是个昆仑奴,只听许围师一个人的话。而且力大无穷,身上穿着一件铜铁链子衣,可刀枪不入。许围师让他扒了李白的皮,那他一定会如令做到。
  “小鱼!”许蓝仙忙问:“那阿蛮这次又带了多少人来?”
  “姐姐,不多,但!”卢小鱼犹豫了一下,说:“但阿蛮还带了他的十二个兄弟,加他一共十三个。”
  “嘶!这下遭了!”许蓝仙着急起来:“十三个昆仑奴,若真的碰了面那可是个大麻烦。”
  “姐姐,暂且倒是无碍,我将他们打发到别处去了。”卢小鱼说:“估计一时半会儿而寻不到这,只是,只是我担心阿蛮他们会伤到小白哥哥!”
  卢小鱼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阿蛮他们虽说是昆仑奴,只听从于许围师的话。但是说来说去,也正是因为他们都只听从许围师,所以等到真打起来的时候李白才不好下手。
  打得过打不过一说,可究其最后阿蛮这十三个昆仑奴是许围师的手下。要是李白给打坏啰,那改日说起来可不好交代,毕竟打了他们,就等于是打了自己的老丈人。
  故其而然的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打不是,不打也不是。等两方碰面一纠缠,那定然就是李白吃亏了无疑。
  “小鱼,你将他们支哪去了?”许蓝仙问:“大约要多久才会寻到我们?”
  “姐姐,我虽然将他们骗到青峰镇去了,但!”卢小鱼又犹豫了一下,说:“但五鬼师傅说这一路上有人跟踪我们,而且这人厉害的紧,连五鬼师傅都找不出这人是谁。我和五鬼师傅怀疑是阿蛮的人,姐姐你知道的,阿蛮曾经说过,他的兄弟里面有个人精通易容术。所以姐姐,我担心阿蛮他们已经收到了我们来这的消息,他们可能没有直接去青峰镇。”
  话到这里,许蓝仙刚刚想要说些甚的时候,突然一道人影从二人眼前闪了过去。等再细看去时,发现这人影正是五鬼,他还是那身人不人,鬼不鬼的打扮。
  “嗬!”由于五鬼出现的突兀,当即下了许蓝仙和李白一跳。待回神,许蓝仙道:“五哥,你……”。
  “嘘!”不等许蓝仙把话说完,五鬼忽然将其打断,说:“我们快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那十三个昆仑奴找来了,就在不远处。”
  “啊?”卢小鱼一大惊:“他们,他们怎么找来的这么快?”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