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卿卿醉光阴 > 第八十七章
自从齐景钦和梁焕卿成婚后,陆绘灵在府中郁郁寡欢,一妙龄女子成天饮酒作乐,每日将自己喝的伶仃大醉。
  
  这天夜里,丞相府后花园,陆绘灵又遣散众仆役,独自在后花园对着蝉鸣和黑洞洞的湖面买醉。
  
  “姐!哎姐!你别喝了。”陆琛听下人说起大小姐又喝酒,便赶忙来扶着陆绘灵回她的院子里,“你别喝了!爹知道了要罚你的!”
  
  陆绘灵拎着酒壶,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还要喝:“你别管我!王爷不娶我,王爷不娶我,他从未看过我一眼!”
  
  “世上就只有齐景钦一个男人吗?!”陆琛耐心被磨没了,当初齐景钦大婚时,陆绘灵没有闹,本以为该是就此翻篇,哪想到这几个月以来,她没有一天不念叨齐景钦的,“你怕不是魔怔了!我就该不管你,让爹好好教训你!”
  
  “你别管我!”陆绘灵意识虽迷糊,脾气却上来了,“你自己有很好吗?有什么资格管我?你以为爹不说你吗?成天饮酒作乐,拿太子表哥做目标,可你自己有想过你是什么身份吗!表哥不做太子好歹也是圣上亲子,是皇亲国戚,可你呢,你离开了爹你什么都不是!”
  
  “陆绘灵!”陆琛一把松开陆绘灵,指着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陆琛最恨别人拿他无所事事做文章,他是丞相府公子没错,可谁又能保证丞相家的公子就一定要和丞相一样少年名满天下的?
  
  不过如今他的恶名也确实名满天下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丞相府的小公子不务正业,欺善怕恶,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
  
  “叫什么呢!”陆绘灵打掉陆琛指着她的手,踉踉跄跄的推了他一把,随后慢慢靠在他身上,趴在他肩膀上,贴近他的耳朵,“我有说错吗?你,陆琛,就是个十足的草包。”
  
  “陆绘灵你别太过分了!”陆琛脾气上来了之后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按在假山上,“我虽然是纨绔子弟但多少比你强!”
  
  “你能比我强到哪儿去!”陆绘灵用力推开陆琛,“陆琛!你要死啊!”
  
  她一边说一边不停的咳嗽,连刚喝的酒都醒得差不多了。
  
  陆琛那一下是下了狠手的,他知道自己恶贯满盈,在外名声不好,可没想到连自己的同胞姐姐都这么想他。
  
  陆琛站在原地看着一直咳嗽的陆绘灵,气的太阳穴突突的,呼吸急促,气得不行。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冷笑了一声,说道:“是,我是纨绔子弟,给丞相府丢人了,可是陆绘灵,你一上京有名的千金小姐,先后的亲侄女,太子的亲表妹,丞相大人的千金,公然求爱齐景钦,你觉得你很有面子是吧?”
  
  陆绘灵眼睛微微发红,但依旧恶狠狠的盯着陆琛,他是她最亲的弟弟,是手足,也最知道她心底最深的痛处。
  
  陆琛冷冷的笑了笑:“到头来,齐景钦看都没看你一眼,转身就娶了梁焕卿,你瞧瞧人家两个人,如今恩爱有加,而你只能独自在相府买醉。怎么?成天念叨齐景钦,他就会回头看你一眼了吗?就算他后来喜欢你了又怎么样?爹会让你嫁入王府?做梦吧你!清醒一点陆绘灵!就算你绞尽脑汁嫁入王府的又当如何呢?给梁焕卿做小?哈哈哈哈,这么没皮没脸的事,你陆绘灵也不是做不出来。”
  
  “你给我滚!”陆绘灵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恩爱有加?什么恩爱有加!靖王爷已有半月未曾回府了!她梁焕卿都不敢出门,害怕受人嘻讥!倘若真的恩爱有加,梁风眠会不帮靖王爷吗?王爷不是真心待她的!不是!”
  
  陆琛白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嘲讽,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让她清醒时,一阵令人恐惧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都给我住口!”陆高鸿冷着脸突然出现了,方才去陆绘灵的院子里看她,谁知听下人说起她又在后花园喝酒,这才匆匆赶来,不料又听到了他们二人的对话,一时间气极了。
  
  “你们俩!”陆高鸿指着他们,手指颤抖个不停,“你们俩个混账东西,没有一个是让我省心的!如今外人说你们还不够,到现在还在窝里横!”
  
  陆琛和陆绘灵一见到陆高鸿,瞬间呆住了,在他破口大骂之际连忙跪下:“爹…爹…”
  
  陆绘灵的酒算是瞬间清醒了,她摸了摸自己喝酒上脸导致发红发烫的脸颊,不由得懊恼:“爹,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喝了。”
  
  陆琛则跪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陆高鸿,嘴唇不停的呡着,心里不住在后悔方才为何要说那些话。
  
  陆高鸿近日来因为齐景钦和梁风眠的事心情大悦,心中还不由赞叹着梁风眠果然是两袖清风,刚正不阿。正要笑话齐景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时,却忘了府中还有两个不争气的东西。
  
  说起来,陆琛、陆绘灵、齐景炀、齐景钦四人算是陆高鸿看着长大的,在幼时还曾一起念过书。
  
  陆高鸿思想并不如常人般庸碌,于是陆绘灵也有机会能与他们一起读书认字。
  
  倘若抛开所有前提条件来说,齐景钦确实很招陆高鸿喜欢,做事平稳得当,读书刻苦认真。
  
  再看看自己这一对儿女,一个为爱痴狂,一个成天只知道饮酒作乐,没一个有出息的东西。
  
  “为父真不知该如何说你们才好!”作为父亲的陆高鸿,看着女儿深陷其中,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虽然生气,却也不知该如何责罚才好。
  
  陆高鸿一瞬间像是老了十岁一样,他慢慢放下指着他们的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皱着眉摇头道:“绘灵啊!这世间是再无好男儿了吗?”
  
  陆琛不敢抬头,只能微微侧着脸,用余光瞟着跪在一旁的陆绘灵。
  
  陆绘灵双手放在地上,额头磕在手上,一听父亲说完这句话,整张精致的小脸憋得通红,她身子不住的颤抖,泪如雨下,无声的痛哭。
  
  陆高鸿看到陆绘灵这样,心里极其不是滋味,陆绘灵有多喜欢齐景钦,他是看在眼里的,早在前几年,齐景钦不与太子争得这般厉害的时候,他也曾想过陆绘灵能嫁给齐景钦也好,可事到如今…
  
  陆高鸿一张老脸难受的皱在一起,他慢慢蹲下身子,伸手扶起陆绘灵,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儿定要嫁世间最好的儿郎,区区齐景钦,不过尔尔。”
  
  陆绘灵心疼的厉害,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陆高鸿伸手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
  
  陆绘灵一边哭一边摇头哽咽:“不要,爹,我不要嫁什么世间最好的儿郎了,我…我喜欢齐景钦那么久,他却当做看不见…”
  
  陆绘灵抽泣着,呼吸急促,她狠狠摸了一把眼泪,看着眼前的陆高鸿,他眼里满是心疼和怜爱。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我要将我失去的面子夺回来!我要让梁焕卿不得好死!”陆绘灵恶狠狠的说道。
  
  陆琛微微一愣,身侧的陆绘灵,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