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猎天奇缘 > 第五百零六章仙气

第五百零六章仙气


  “行不行啊,继续挖啊,你这么慢,这是要挖到猴年马月去?”
  魔烈悠哉悠哉的跟在青木身后,半个多月的连续点破,假仙池壁已经开了一条足以让人侧着身子过去的缝隙。
  青木侧着身体,手上的青杖碎了一半。依旧准确的点在每一处节点上,所有力量爆发,前方又碎开一些石块,稀稀松松的掉在地上。
  “小青?”
  魔烈忽然喊了青木一声,在缝隙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青木心中咯噔一下,好像……中计了,自己现在卡在缝隙里,别说躲避,连转一下都做不到,而且,连续的使用武技,体内的元氣已经消耗了一半。
  “怎么?”
  青木故作镇定的问道,平静的与魔烈对视,手按在腰间,翠绿色的微弱光芒一闪而过,不太明显。
  “没有,叫你一下。”
  魔烈笑眯了眼睛,也侧着身子进入缝隙,青木见他进来,尽量的往里面走去,直到尽头。
  见魔烈到了面前,心下也安定不少,至少现在他也动不了。
  魔烈没有停下,一直的往前挪,直到和她紧贴在一起。
  “你!混蛋,去死!”
  还能动的手掌拍出,碧波荡漾,翠绿色的光芒照亮略微黑暗的缝隙。
  涟漪在魔烈身上荡开,对于他来说,这点随手的攻击已经算不得什么了,他甚至连步伐都没有动一下。
  “以前我还在在你怀里睡过呢,比这亲昵多了,那时候怎么不打。”
  怀中的小兽嗷嗷的叫着,从魔烈怀中跳出,踩过青木的肩膀,五彩流转的爪子抓过池壁,池壁粉碎,就像划过豆腐一般,很快,魔飞的身影就消失在它挖出的洞中。
  青木的脸青一阵红一阵,不知说什么好。
  魔烈前俯,轻声在青木耳边呢喃,轻微的风带着温热的男子气息吹过耳旁,青木红了脸颊,一点点的往池壁挪去。
  没多久,魔飞又打了一个洞回来,来来回回几次,池壁已是千疮百孔,青木竹杖也能轻松点过,一路粉碎过去,比之先前不知快了多少。
  走了一会儿,青木手掌忽然一颤,既然他有办法可以轻松过去,为什么现在才说,是……阴谋啊!
  “你先前说的是真是假,还是你根本没打算过放我离开。”
  竹杖轻颤,青木放下手中的竹杖,低着头问道,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真的难受,更难受的,是这半年多时间的相处已经让她没有先前的果断。
  “重要吗?我觉得不重要。”
  魔烈淡淡的说道,停在青木不远的地方,青木自嘲一笑,手上的动作更快,全然没有保留元氣。
  剩下一半的元氣本来就敌不过他,与其在这猜测,还不如快点打通,也能更早的知道结果是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样。
  尽头,莹莹的白光散发出来,中空的地方裂开一条缝隙,随后,碎石纷飞,青木身体一软,沿着缝隙缓缓滑下。
  魔烈抓起她的手,推着她走出了缝隙。
  青木眼眸流转光芒,就这样看着魔烈,一眨不眨,如今她元氣消耗殆尽,和待宰的羔羊没有什么差别。
  “这是……至帝所说的仙气?”
  在中空地带的中央,莹莹白光扭曲,精纯的力量从中散出,丝丝缕缕往周围的石壁钻去。
  魔烈向前走出几步,伸出右手,内心传出来对这仙气的渴望,得到它,兴许就有可能在化源困下突破到及皇。
  变强,变强的机遇!
  “咔嚓!”
  对面的石壁掉下来一块,随后,灰白色的角钻出石壁,过了一会儿,一头白色的犀牛缓缓走出石壁,粗糙的皮肤上落满了灰尘。
  是那头当初被他拍断角的白犀?这么厉害?这里的石壁连他都抓不开,是假的吧!
  “呀,这么巧!”
  花成裳哼小曲走出来,见到魔烈,脸色变了变,随后才笑着说道。
  “先来后到懂不懂?”
  魔烈抽出红白长刀,挥舞几下,红白火焰焚过虚空,黏附在空中燃烧不已。
  “仙气耶,必须分分。”
  花成裳鼓起勇气,双手抓着不同的元氣,古老的元氣时隔不知多少岁月再一次亮起光芒,沧桑的气息弥漫。
  “再说了,我们同辈中人在这打打杀杀,要是别人也发现这里,那可就被别人捡了便宜了,还是分了好。”
  花成裳好言相劝,她可不想和魔烈这个疯子打,这打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魔烈歪着脑袋想,应该没有人会冒之大不韪,直接拆了至帝的地盘吧,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我这边可是有两人,三三四,要是不行,我们只好同辈相残了。”
  魔飞在魔烈怀中嗷嗷的叫着,在假仙池中泡了这么多天,它已经感觉天下无敌了,这种家伙它能打五个。
  花成裳苦着一张脸,颤抖着嘴巴说了一声好,手上甩出三把黑色小刀,将仙气分成三份。
  魔烈引过来两份,查看一番,将其中一份收好,另一份扔给青木。
  花成裳这时也收好了仙气,和魔烈对视,两人心照不宣的笑,跟老朋友一般,随后各自从原先的地方回去。
  没了这道仙气提供力量,其他地方的假仙池很快就会失去大半的作用,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他们都各自回去,等到半年修炼之期至,再出了这地。
  “嗯……”
  魔烈看着眼前可容一人侧身而过的缝隙,一咬牙,用收起来的碎石将缝隙封住,虽然这瞒不过至帝,但,好歹求得一点心里安慰。
  “魔飞,给一点给你。”
  魔烈抓出一手的仙气塞到魔飞怀中,随即将剩下的仙气按在胸口上。
  心脏猛然跳动,仙气像找到了宣泄口,一眨眼的功夫便全部没入魔烈的胸口。
  魔烈保持着先前的动作没有动静,看着人好像在这,但细细的感觉,魔烈所在的地方却是什么也没有。
  “他到底在想什么?”
  青木手里拿着仙气,甚是不解,仙气,那个古老门派被灭以后就再也没出听说过,要是拿出去,可是连至帝都要眼红的,居然这么大方的就给了她。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