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猎天奇缘 > 第五百零五章假仙池

第五百零五章假仙池


  仙池圣地,烟云缭绕,元氣浓郁化作液体,沉积在仙池之下。
  “你跟我进来干嘛,本来一个人一个的,我告诉你,这个是我的,你别想动。”
  进来之后,发现只有青木一人,好久,魔烈才反应过来,亏了,绝对亏了。
  青木忍着打人的冲动,咬着牙说道。
  “解开幻花印记,这一个池子都是你的,搬走都没关系。”
  魔烈耸耸肩,顾自走入仙池之中,这方仙池不算很大顶多容纳五六个人的样子。
  仙池上的纹络有些眼熟,想起来,好像是在雷池中见过,当年坠入雷池,眼睛还能看到的时候瞥见一眼,那时无尽的痛苦也让的这段记忆依旧如新,跟昨日发生一般。
  “给我把印记解开,不然,就同归于尽!”
  青木趟入假仙池中,扰乱魔烈的修炼,身上元氣暴动,将周围的仙气震散不少。
  青木威胁许久,魔烈才缓缓睁开眼,两眸中亮起不同的光芒,光芒之下,是两口池子,弥漫无限的力量。
  “我们打个赌,我给你解了幻花印记,等无极天境中,若是再被我种上印记,今后就为我效力,如何?”
  青木被魔烈的双眼吸引,身体不受控制,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同意了魔烈的赌约。
  “很好。”
  燃着红白火焰的手指轻点在青木洁白的额头上,幻花印记浮现璀璨的花朵在最灿烂的时候凋零,化作火焰燃烧,直至消失。
  幻花印记消散,青木连连后退数步,刚刚,她居然答应魔烈的赌约,这简直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这么诡计多端的人,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魔烈解完幻花印记后便潜入假仙池深处,池面一点影子渐渐变小,消失在池面上。
  “你……”
  青木试着离开这里,不管怎么做,这片空间连一点缝隙都没有出现,那个赌约就像一座大山压在自己心上,让人喘不过气来。
  到最后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吸收假仙池中的力量,虽然之前说过,但在自由面前,这算不得什么,就当是自己不讲信用一次了。
  假仙池如镜面一般的平静,淡淡的雾气飘荡在池面上,一日复一日,假仙池中的水肉眼可见的减少,还不到两个月,假仙池已经干涸。
  潜在池底的魔烈与青木大眼瞪小眼,怀中舒服睡大觉的魔飞心有所感也钻出来,使劲的睁大眼睛,狠狠的瞪青木。
  “要不,你给我解释解释?”
  就算是他氣炼道则再怎么厉害也不会这么快就用光了这处假仙池,一定是有其他人也在用。
  青木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脸都红了一些,她确实说过不碰这个假仙池,但是那个赌约给她的压力太大了,让她不得不奋力修炼。
  “可能是哪里有缝,然后流到其他地方去了,不信的话,你可以找找看。”
  青木移开目光,煞有其事的在池壁上搜索每一处。
  “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魔烈双手长出鳞片,指甲变得尖锐,划过池壁带起一连串的火星,这里的池壁浸泡在池水中这么多的岁月,一定也变得不凡,没了池水,能够敲点其他东西出去也是不错的。
  “对对对,要这么找才是。”
  青木也学着魔烈的模样,手握一截青色竹杖点在周围池壁的每一处,直到最后一笔落下,蕴藏在其中的所有力量才在最后的时刻一同爆炸。
  所有力量的叠加,池壁竟被生生炸下来一块。
  魔烈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青木,雷爪握成拳,忽又松开。
  “那你可得找仔细了,不然,天理难容啊!”
  魔烈走到她的身后,双手环在胸前,闭眼感受这两个月来的洗礼带来的蜕化。
  每一寸的肌肉压缩了比之前更多的力量,假仙池不只是淬炼肉身,更是洗涤灵魂,纯化元氣。
  比之先前,强了十之三四,这还是在化源九重中,若是突破了化源困成了及皇,那成就可就厉害了。
  魔烈睁开眼,细细思考这个可能性,他要变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这世上还会化源困的人可不多了。
  “诶,还真有东西。”
  话刚说出口,青木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么一说不就露馅了,果然是没有骗过人,连撒谎都不会。
  “我的意思是,我找到了偷走池水的缝隙了,看……看吧,真不是我干的。”
  魔烈不悦的睁开眼,他最讨厌别人打乱他的思虑了,一个天才的思虑,一瞬间可是百万个可能,这一打乱,就全都乱了。
  “是吧,我也发现了。”
  魔烈没有看青木手指的地方,而是静静看着青木。
  “你自己看。”
  青木心虚,但还是做着最后的挣扎。
  怀中的魔飞翕动着鼻子从魔烈怀中钻出来,刚睡下的它被宝物的味道吸引出来,连蹦带跳的出来,到青木手指的地方,晃着修长的尾巴等待魔烈的表扬。
  “真有东西?”
  一处裂缝,不过手指大小,黑黝黝看不见尽头,寒冷的气息从缝隙里透出来,缓缓的吹,吹久了,甚至让人陶醉在其中。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魔烈撸起衣袖,手持一把巨斧,吐了两口唾沫在手中,干劲十足的样子,这可是至帝的地盘,要是真有什么宝贝,那还不得至帝稀罕的东西,要是有自己想要的,连无极天境都不用去了。
  魔飞扑棱着翅膀,抓着魔烈的裤腿往上爬,趴在他的肩头上,修长的尾巴绕过几圈,懒洋洋的半眯着眼,透出的一点光芒贼兮兮的看着缝隙。
  “给我开!”
  一斧子下去,火星连成火幕,一闪而过,璀璨炫丽一时间竟连天上的繁星也比不上一点。
  “手手手……”
  魔烈后退几步,身后散披的头发根根飘起,许久不落下。
  池壁上只是多了一点斧痕,只有一寸深而已。
  “我来,我能破开。”
  青木心虚,既然成功把魔烈往这个方向误导,就要出力把他往这条路上带,这样,就算他后头反应过来,也绝不好意思责怪。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