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 > 第一百四十七章:镜中花 二

第一百四十七章:镜中花 二

    北音还在思考着什么,然后丹枫就把手机递给了北音。
  
      北音呆了一下,然后看看他,又瞅瞅手机,丹枫默不作声,但是姿势却是帅的没朋友,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北音拿过手机,问道:“喂,是我。”
  
      “闺女唉,在外面怎么样啊,累不累,回不回来吃饭啊,中午吃了什么啊。”
  
      “不累,在外面很好,中午还没吃,正打算去吃。”
  
      “那就好啊,闺女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要不要我去接你啊。”林予诺在接到北音的电话后就松口气,那天回来,伤的不轻的北音可是让她自责不已。
  
      她身为一个母亲,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是非常难过的事情。
  
      自那以后,她就经常给自己闺女打电话,出去一段时间,就要问一下。
  
      那个孩子也没有不耐烦,只是话依旧是很少,但是对于林予诺来说,听到她的声音就已经很好了。
  
      又说了一会后,北音就把电话递给了丹枫,丹枫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
  
      “那个镜子,你怎么看?”丹枫在听到罗宁的描述后,就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清楚,但如果我们真的认识的话,那就麻烦了。”北音轻轻的回答道。
  
      “你想起什么了?”丹枫扭头去看北音,北音比他矮了不少,他的视线在往下。
  
      “差不多就那些吧。”北音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背包,团子还在睡,睡得安稳,但这不应该的,他没有受多重的伤,但后来出现的伤口,她不问,不代表她不担心。
  
      “当心。”
  
      丹枫盯着北音发呆,听见北音的提示,不明所以?“什么?”
  
      “当心。”
  
      北音伸手拽了他一下,但是没拽动,然后,他就一头撞到了路边的路灯杆上了。
  
      “嘶………”丹枫倒吸了口冷气,捂着自己的额头,刚才撞的太狠,额头直接撞红了,鼻子的话,因为她刚才和北音说话的时候低头了,倒是没有撞到。
  
      “我提醒过你了。”北音小心的把背包抱在自己的怀里,神色温柔的不行。
  
      丹枫说不出来话,但是,好疼啊。
  
      一个男孩子坐到在角落里,额头上流下的血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是他却不敢伸手去擦,生怕惊动那个睡得鼾声如雷的男人。
  
      男孩的旁边,有一面镜子,那只是一面小镜子,但是角度放的正好,可以让男孩看到自己的样子。
  
      狼狈而又难堪。
  
      男孩小心的擦掉额头上的血迹,他的动作很是小心,生怕惊动那个男人。
  
      他的眼睛空茫而又没有焦距,只是他小心看向男子的地方,很是害怕。
  
      他心中想着,如果,如果,他死掉的话,是不是就没有人再打自己了,妈妈已经被他打死了。
  
      下一个的话,就会是他了吧,可是,可是他不想死啊,一点都不想死,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男孩害怕的浑身颤抖,他不傻,那人人在把自己的妈妈打死之后,什么事都没有,他有那个实力。
  
      男孩不是没想过求助,但是他被关在屋子里,男人一旦发现他有什么不对的心思就会打他,打的他几次差点断气。
  
      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
  
      男孩的身边,镜子闪过不易察觉的波动,吸引到了男孩的注意力。
  
      他下意识的向那边看去,原本小巧的镜子变成一个非常精致的落地镜,很是好看,奇怪的是,镜子中间好像漂浮着一朵花。
  
      男孩直勾勾的看着花朵,然后站起来,向那边走过去,像似被蛊惑了一样,靠近了镜子,然后,他伸出了自己的手,从镜子里面拿出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
  
      新鲜,美丽,还散发着不知名的魅力。
  
      床上躺在一个男人,男人满头的大汗,在床上费力的挣扎着,好像做了噩梦。
  
      突然,男人就好像一尾脱水的鱼一样,挣扎着,惊醒了,他猛地坐起,发出“嗬嗬”的声音。
  
      然后小心看着自己的手掌,发现自己的手掌完好无损之后就松了口气,还好,还在。
  
      但是梦里的场景真的是太真实了,他的手掌被人狠狠的踩在地上,手骨被一根根碾碎,十指连心,要疼到何总地步。
  
      男人这个时候知道了,他在梦里,无论是嚎叫还是哀求,怒骂,那人都没有放过他。
  
      静坐了一会后,男人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他下了床,踩到了一地的碎片,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他仔细看去,那是他自己摔碎的东西,他骂出一句难以入耳的脏话,心里想着那个臭小子怎么还没收拾。
  
      就骂骂咧咧的想要开灯去查看一下情况,他的手已经碰到了等到开关,但是无论他怎么按都没有反应,男人有点慌了。
  
      但他一想,这屋子里就他一个大男人,那一个小孩子能拿他怎么办,有什么好怕的。
  
      男人这样,想着,然后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厅中间有着一个黑影,当即,男人吓得就是跌撞的后退。
  
      背靠墙,战战兢兢的,等他缓了一会后,看到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他当即破口大骂。
  
      然后抓起身边的装饰品就砸了过去,但是没有砸中。
  
      男人在骂了几句后,胆子也来了,就几步上前,手抓住男孩的肩膀,把他转过来,看到男孩的手里还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朵花的时候,有点奇怪。
  
      一时间他愣在了原地,那个花,在黑暗里还散发着莹莹的光芒,就好像黑暗中的指路灯一样,带给人勇气,带给人微弱但是存在的希望。
  
      男人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男孩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瘦弱手指纤细而又冰凉,男人下意识的看向男孩,发现男孩是在笑着的。
  
      在这漆黑的环境里,诡异而又渗人,男人感到一股寒意,攀上了他的后背。
  
      祈禾在擦拭东西的时候,发现在一个方向闪过不弱的诡异气息。
  
      祈禾当即就是一惊,看向那个地方,气息一闪而过,那是混合着怨恨,愤怒,还有一些非常奇怪的欣喜和开心的诡异感觉。
  
      前面的还能解释,但是后面的就解释不了啦。
  
      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祈禾刚刚来到这个城市,还不了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就从刚才的气息来看,绝对不简单。
  
      妙书屋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