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都市古仙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去我师兄那儿看吧

第二百一十二章 去我师兄那儿看吧

    众人以叶不凡为首,迈步走进了杏林苑的大堂,进门后叶不凡吓了一跳,虽然现在还没有开门营业,但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按说杏林苑已经关门三年,纵然以前名气再大,想重新恢复人气也绝对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眼前这么多人排队就诊,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他扭头对秦楚楚说道:“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那是我们宣传工作做得好。”秦楚楚一脸得意的说道:“昨天离开后我便加印了10万份传单,以杏林苑为中心开始发放。
      同时还在电台电视台做了广告宣传,宣传效果自然就好。”
      叶不凡点头说道:“做的不错。”
      秦楚楚说道:“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曹老爷子在百草堂贴了一张公告,说从今天开始他将在杏林苑亲自坐诊。
      要知道以前曹老爷子亲自出诊绝对是一号难求,公告一出,好多病人就都跑到这里来就诊了。”
      叶不凡心中暗暗感动,怪不得来了这么多人,为了支持自己,这曹老头竟然连自己家的墙角都挖。
      进入到大堂里面,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四张诊台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上面放着精致的名牌。
      第1张桌子是叶不凡,曹睿为了多学本事,直接将自己的位置定在了第2桌,第3张桌子是陆庆之,最后一个是曹兴华。
      药房那边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抓药人选,由陆半夏暂时负责。
      由于只是部分的试营业,杏林苑也没有搞什么仪式,早上八点钟开始正式就诊。
      可接下来的一幕尴尬了,这些来就诊的病人们,绝大多数都涌向了曹兴华。
      其次是陆庆之,就连曹睿那里也排了十几个,毕竟他是百草堂的传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名气。
      唯独没有病人的是叶不凡,他坐在诊台前做好了准备,但面前却一个人都没有。
      这也难怪,一般来讲人们看中医都喜欢找老的,越老的越好,眉毛胡子一大把才会受欢迎,像他这种20左右岁的小年轻自然没人信得过
      高大强凑过来笑道:“兄弟,这医馆里面好像就咱们两个最闲啊。”
      确实,现在除了他和叶不凡之外,其他人都忙的团团转,秦楚楚已经回秦氏集团上班,曹兴华几个人忙着看病,陆半夏忙着给大家抓药。
      叶不凡说道:“没办法,谁让我长得太年轻。”
      “这些人还真是以貌取人,你等着,我帮你劝几个病人过来。”
      高大强对叶不凡的医术可是非常钦佩的,当年他四处求医都无法治好自己的病,却被叶不凡轻松治愈,还得了这么一身修为。
      曹兴华这边的队排得最长,他走到最后一个老头面前说道:“老爷子,其实您没必要在这里排队,这位医生医术也很好的。”
      老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叶不凡,疑惑的问道:“他是西医吗?”
      高大强说道:“当然不是,咱这儿可是纯粹的中医馆,没有西医。”
      老头立即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去,不去,这么年轻的中医哪会治病,老头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高大强又向前两步,对前面的一个老太太说道:“大妈,要不您过去试试?”
      老太太说道:“不去,我可是奔着曹老先生来的,除了曹老之外其他人我一概不看。”
      高大强紧接着又问前面的一个中年妇人:“大姐,我跟你说,这位叶医生的医术真的很好……”
      还没等他说完,中年妇人便摇头说道:“小伙子,你就不要说了,这要是选女婿,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看病就算了。”
      接连碰壁,高大强只能无奈的回到叶不凡身边:“小凡,看来你下次出诊要整容了。”
      叶不凡一脸的苦笑,难道真要自己将头发染白,再弄些假胡子贴上,这样才能显出自己的医术?
      这时曹兴华面前坐着一个中年人,满脸痛苦的说道:“曹医生,我这几天头疼的不得了,去医院做了CT,什么都没查出来。
      您赶快帮我想想办法,实在是疼死我了。”
      曹兴华给他把了把脉,片刻之后说道:“你的头年轻时候受过伤,后来虽然治愈了,但留下了病根儿,一旦着凉就会头疼刺骨。”
      中年人满脸渴望的说道:“对,对……曹老爷子,您这医术真是神了,赶快帮我看看吧!”
      曹兴华说道:“你这病我能治,但速度有些慢,三天止疼,半个月症状消失,但不能除根,以后还会复发。”
      中年人连忙说道:“曹老,您是中医方面的专家,医道圣手。
      能不能再想想办法,能不能除根儿不要紧,赶快帮我止疼就好了,真的要疼死我了!”
      “办法倒是有一个,你去我师兄那里看吧。”曹兴华伸手向着叶不凡的方向一指,“我师兄的医术比我高百倍,一定能快速让你痊愈。”
      “哦!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曹医生。”
      既然是曹老爷子的师兄,那医术肯定差不了,中年男人这样想着,迈步来到陆庆之的面前。
      今天的陆庆之穿着一身长袍,刚刚理了发,剪了胡子,看起来精神焕发,神采奕奕。
      见中年男人到自己这儿来了,陆庆之说道,“你搞错了,我可不是曹老的师兄,那一位才是。”
      他说着向叶不凡的方向一指。
      中年男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竟然只有叶不凡一个人坐在那里,顿时诧异的问道:“您说那是曹老的师兄?”
      陆庆之说道:“是啊,就是那位叶医生。”
      中年男人顿时火了,怒道:“开什么玩笑?我搞错了还是你们搞错了?拿我当傻子是不是?这么年轻的医生怎么可能是曹老爷子的师兄?”
      “别生气,这位真的是我大师爷,医术比我爷爷好多了。”曹睿站起身,直接将中年男人拉到叶不凡的诊台前,“您就放心,我大师爷一定能把您治好。”
      中年男人再一次打量了一下叶不凡,最后还是摇头说道:“算了,你们这医馆太不靠谱,如果曹老不给我治,那我就不治了……”
      可还没等他说完,叶不凡拿起诊台上的针袋,出手如电,瞬间便将九根银针刺入了他头上的穴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都说了不治了,你竟然还给我针灸,信不信我去告你?”
      中年男人暴跳如雷,而叶不凡却重新坐了回去,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