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不死者之怒 > 第七十章 败落骑士与送葬歌谣

第七十章 败落骑士与送葬歌谣


  在室内待一会儿的工夫,再出门时,刺骨的凉风冻得耳朵有些僵硬,迎面而来的风雪使得李维有些睁不开眼睛,不自禁的用手臂遮住眼睛抵御着。
  等把手放下来时,摩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为温度降低从嘴中溢出的灼热气息,在凛冬的冷冽狂风呼啸下,溶于寂静的冰凉中。
  “该死……”
  李维思考了一会儿,向着旧城区的冒险家公会迅速的奔去,在雪地中踩踏下跨度不小的鞋印。政府在那里发布了招募冒险家进入城防工作的委托,去东部群岛的据点进行驻扎,摩根可能会在那里,若是要去与W.L.U.F的人干架的话。
  不得不承认,摩根是个出色的冒险家,不仅仅止步于白银冒险家的实力,就他表现出来的程度来说,多次为银翼冒险团力挽狂澜,训练有素的战斗方式透露着教会审判者的过分专业,那些机构的证书和冒险家的评级,并不能为他的综合实力做出准确评价,就算是黄金级冒险家也不遑多让。
  但即使这样,也太勉强了,那种大人物,远远不是杰克冯,远远不是霍夫曼,对手远远不是随处可见的喽啰,原光明教会大神官,现恐怖组织W.L.U.F干部,是在整个泰亚大陆都能算做一流强者的角色。
  会死的,至少李维认为活下来的几率很小,像平常一样不就好了么?像平常一样托付给自己就好了,况且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死之身。
  李维比谁都更明白,有些命运,是不得不亲自上阵,他人无法干涉的。
  尽管如此,李维也不想看到那一幕,为了莫须有的事物,毫无价值死去的一幕。
  冰冷的冻土,蔓延的寒霜。
  卡斯罗特至少百年来从未出现过这种恶劣气候,在气候宜人的南方省港湾,就算是下雪都稀奇得很,何况是这样的漫天风雪。
  奴隶湾宽敞的大道没有行人荒凉至极,只有一道西装革履的高大身影步履蹒跚的走着,一边扯下衬衫领口上系着的领带。
  天空灰沉,陆地雪白。
  “反正我现在和死人也没什么两样了。”
  从怀中拿出锈迹斑驳的怀表,轻抚着发黄相片里的红发丽人,是的,银翼冒险团里的人知道故事的大概,但他们并不得知故事的结局。
  时至今日,摩根仍然不相信她会自杀,但事实如此,四年前她就死了,或许是无法背负身为杀人犯妻子的耻辱,也或是对摩根殉情的一种方式。摩根无比真切的希望是前者,以至于不让这场悲剧显得太过惨烈。
  如今罪名已经洗脱,只要把自己收集的证据全部交给法务院,就能恢复自由之身,但没有意义了。
  之所以让自己苟活到现在的,也并不是什么复仇的欲望,甚至就连一个目标都没有,真正让自己活下来的,是因为一个人渣。
  李维是个烂人,但他的确很有一套,他懂得怎样让烂人的生活过起来好一些。
  虽然自己加入冒险团的时间要比布莱兹艾丽卡的时间要晚,但绝对不意味着对李维的了解就要更浅。
  让摩根加入冒险团的因素,李维斩杀巨人只是成分之一,更多的是李维的说话方式。
  用李维的话来说,做人是要沉底的,唯一能让人痛苦的原因就是不够彻底,既然要做正义使者自责内疚的话那就去自杀,要烂的话就要烂到骨头里,优柔寡断的人最为脆弱,只有沉底的人,是免疫苦难的。
  尽管就连李维本人也没做到这一点,这世上哪又有沉底的人呢,但苦中作乐,这就是李维的哲学。
  吸烟,酗酒,女人,摩根沾染上了以前未曾有的任何陋习。
  活着的意义是活着本身,而不是活着以外的任何事物。
  摩根的确从李维身上找到了生存的意义,即使它糜烂无比,但也熠熠生辉。
  但没有任何征兆的。
  那无数个寒夜里令自己辗转难眠的复仇对象,出现了。
  如地震前没有丝毫迹象,前一刻还似吃饭喝水一样平常,却突然出现在电视屏幕里,以另一种姿态,以另一种面目,以另一种方式撕裂开摩根的灵魂。
  本以为这就是余生。
  勉强算个该死结局。
  谁又能想象到得到。
  尤里乌斯。
  这个男人。
  不仅摧毁了摩根的人生。
  还要第二次,在其墓碑上,为之亵渎。
  “站住……”
  李维找到了摩根,因为剧烈奔跑胸腔剧烈起伏,急促的呼吸沁入空气中化为炙热的白色烟雾。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已经离开银翼冒险团了,李维。”
  呼啸的风雪之中,摩根并未转过身来。
  “我只是不想看到我的狐朋狗友太过狼狈的死去,明白么。”
  曾几何时李维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无聊的尊严坚持,直至意识到生命并非是最重要的事物之后,讽刺的是,自己是在拥有不死之身前醒悟了这一点。
  “不明白的人是你,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强大,我知道差距在哪,或许我还没看见到他就会被他的手下宰掉。”
  摩根没有丝毫的动摇。
  “既然如此,我帮你宰掉他就好,或许你不喜欢这样,但兴许我可以把他打到半死,交给你来完成最后的处决。”
  李维也没有任何动摇。
  “你还是不明白,我只是想找个合适的人,宰掉我而已啊。”
  摩根没有理会李维,径直向前走着,是的,自己和死人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是否躺在坟墓。
  “你的妻子怎么办?你就忍心看着她和陌生男人结婚生子?说不定还是比她大二十岁的老人。”
  李维也不急不慢的跟随着,不得不拿出最后的手段。
  “这个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她早就死了。”
  摩根风轻云淡的说着。
  李维听言驻足了脚步,彻底怔在了原地,默默看着摩根的身影渐渐在风雪中稀释。
  就在那身影快要完全消失的时候。
  “布莱兹,艾丽卡,都等着你回去一起让咖啡厅开业。”
  李维做出了最后的尝试,在这遥远距离被风雪阻断劫掠的嗓音中,或许传到摩根的耳中已经变得模糊。
  摩根停下了脚步。
  但也只是那么短短的几秒钟。
  最后,他于漫天的风雪中失去了踪迹,像是水消失在了水中。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