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别惹那个酒仙 > 第274章 赵氏宝斋

第274章 赵氏宝斋

倒不是说这些店铺之中,兜售之物都是凡品,难以如棠醉之眼。
  
  而是若不是价格太过恐怖,就是其效果对于棠醉并没有多大用途。
  
  进进出出,不断在店铺之中游走。棠醉自然要做好万全准备,尤其是对于自己容貌,更加要每到一处都改头换面一番。
  
  如今《灵媚书札》和《真颜秘章》已经十分熟练了,变化起容貌来更是得心应手。两种易容秘法加持之下,就是金丹期的大能,若是之前没有感受过棠醉的气息,也难以分辨出棠醉的原本面目!
  
  棠醉如今摇晃着身子大步流星的行走着,,已经是打扮成一名魁梧的中年大汉。裸露的双臂之上布满了伤痕,浓眉阔口胡须满脸。
  
  宛如一幅土匪打扮!
  
  突然皱起眉头,而后停下脚步。玩味的抚摸着满脸的胡须,大有深意转过身来,看着背后一直跟随自己之人,竟然是一名女子。
  
  这女子面色有些黝黑,十五六岁的年纪,只有灵动期七层的修为。身材有些瘦弱,面容算不上绝美,但也标致十分。
  
  可惜右脸被垂下的长发掩盖,眼神中有一丝自卑和胆怯。
  
  棠醉莞尔一笑,暗道人人都有自己的苦楚。想必这姑娘右脸应该是有些瑕疵,顿时动了恻隐之心,对着女子缓缓说道:“小妹子!跟着你武大郎哥哥干啥!”
  
  女子一阵神色慌张,小声的开口说道:“武大郎前辈!奴家名曰——赵卢月!乃是这灵宝坊中的店铺——赵家宝斋的人。
  
  此番只是为了上街寻一些想前辈这样的人,给店铺招揽一些生意……”
  
  说道此处赵卢月已经不在言语了,低着头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
  
  棠醉莞尔一笑,风趣的说道:“哼!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你这小妮子看上了你武大郎哥哥!哈哈!”
  
  赵卢月一阵慌张的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前辈别再拿卢月开玩笑了,若是前辈不远登门一番,奴家告退就是。”
  
  说罢赵卢月就要离开,棠醉没有让她走。而是探出左手一把拉住了赵卢月的右手,这一拉之下,小妮子竟然羞红了脸。
  
  棠醉也不好意思起来,解释道:“好了!既然见面了,你武大郎哥哥就去你那赵氏宝斋一趟!”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上前去,不多时就消失在这条街道。
  
  如今已是深夜时分,许多店铺都已经关门闭户了。零星几家灯火通明的店铺,逗留有一些散客在讨价还价。
  
  静谧的气氛,显得江北水源城更是神秘起来。
  
  二人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店铺面前,棠醉抬头望去只见这店铺,有些破旧。牌匾虽然被擦拭的格外明亮,但是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不堪了。
  
  但是气韵悠长,古朴雅致。比附近的店铺,都要宽阔许多。可以看出当年也是一方大店,只是不知这赵家宝斋为何落魄到如此地步,宛如将要倒闭一般。
  
  赵卢月缓缓踏过门槛,立在内堂对着棠醉缓缓施礼说道:“武前辈,还请进来说话,奴家在此谢过前辈光临了。”
  
  棠醉也不扭捏作态,直接进入店铺之中。但见偌大的店铺,布置的物品已经十分稀少了。
  
  八排灵木货柜之上,十之八九都已经空缺。但是依旧窗明几净,非常整洁。
  
  由此可见这赵卢月也是勤奋之人,平日里对这店铺非常上心。
  
  赵卢月对着后院缓缓喊道:“秦叔!”不多时一名古稀模样的黑瘦老者,缓缓出现。
  
  棠醉定睛一看此人,暗出了一口气。此人只是筑基期后期而已,看修为应该是普通资质而已。
  
  一身朴素黄衣,垂下的两鬓已经斑白。虽然年老,但是面容依旧颇有气韵,可以看出年轻时也是俊美男子。
  
  这秦姓修真者见赵卢月带回的棠醉,是筑基期后期,也放下心来。他特意安排赵卢月,且不可招揽那些金丹期的修真界,因为有秘密隐藏其中……
  
  秦姓男子对着棠醉拱手施礼说道:“道友,气态非凡远非老朽所能比拟。老朽名曰——秦贺仪,多谢道友光临店中。”
  
  棠醉大笑着,豪迈的说道:“秦道友不必客气,武某也只是随便观览而已,不知赵卢月姑娘带武某来此,秦道友有何见教。”
  
  秦贺仪苦笑着摇了摇头,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而后二人便往后院的内堂走去,余下赵卢月哀怨的叹了一口气,而后将赵家宝斋的大门缓缓关上了。
  
  棠醉紧跟着秦贺仪走入后院的一件内堂之中,这内堂雅致十分。摆设并不多,四下有些空荡。
  
  内堂中心更是出了一株紫色的藤木之外,再无其他物品。秦贺仪并指对着那一株紫色藤木缓缓点了一指,只见紫光深幽弥漫开来。
  
  须臾间这一株紫色藤木竟然自动扭动起来,须臾间化为一个藤桌和两把藤椅,实在是十分玄妙。
  
  棠醉惊讶不已,二人缓缓坐在藤椅之上。棠醉开口问道:“秦道友,这一株紫色藤木为何如此玄妙,又似乎似木非木?”
  
  秦贺仪笑着说道:“不错!武道友好眼力,此物名曰——紫绛木蛇!世俗界有一种药草名曰冬虫夏草,言说这冬虫夏草冬天是虫,夏天就成了草木。此紫绛木蛇也是如此神奇。
  
  也可以说是灵木,也可以说是蛇类妖兽!培养起来更是十分难得,此物作用不大,但是有许多喜欢猎奇之人喜好研究。
  
  但是并未我陈州疆域之物,相传是沧澜海域流传而来的!”
  
  棠醉听完,顿时恍然大悟起来。
  
  棠醉接着说道:“看来秦道友这赵家宝斋,实在是有不凡之处。我观此地店铺扩若,为何有些老旧残破呢。”
  
  秦贺仪苦笑不止,缓缓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武道友刚刚见过的赵卢月,乃是秦某的外甥女!卢月命苦啊,她父母本是真水剑门之人。奈何在一次试炼之中,双双殒命!
  
  她的爷爷原本是金丹期大能,又是真水剑门的外事长老。可惜当年真水剑门的老掌门去世之时,门派中的元婴期大能多人争夺掌门之位!
  
  几方势力更是逼迫门内金丹期长老站队,卢月的爷爷跟随了一名年岁稍大的老者,最后真水剑门的掌门被水清仙子所得。
  
  水清仙子行事以狠辣著称,又有天中城巨擘药丘门暗中支持,更是在荣登掌门之后,大肆斩杀异己。卢月的爷爷,也在清算之内。被逼去一处绝境,试炼一次任务。最后命陨绝境,这偌大的赵氏宝斋只有我这个做舅舅的苦苦支撑!
  
  唉,不说了!不说了!”
  
  棠醉也一阵无可奈何起来,而后缓缓说道:“若是如此,那秦道友有何打算。”
  
  :。: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