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国际首页 > 八零军婚:重生娇妻有点野 > 784要孩子 二合一

784要孩子 二合一

    一家三代七八口人齐上阵,拽着欢欢就不撒手了。
  
      “我可怜的闺女啊,我找了你多少年啊,可算是把你找到了呜呜……”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就要抱住欢欢,楚一使劲推了她一把。
  
      “你别碰她!
  
      你就站在那哭!”
  
      楚二一脸警惕,还小声道:“我给我爸打电话了,他一会儿就来,咱们不怕!”
  
      嘴上说不怕,小姑娘脸都白了。
  
      到底还是几个孩子,哪里见过这场面。
  
      “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快让奶奶看看啊。
  
      可怜的孩子啊,当年我就是一错眼的功夫孩子就让人抱走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眼睛里透着精明,可怜兮兮的道:
  
      “老天爷可怜啊,还能再见到我孙女,瞧瞧这穿戴打扮,也是个城里的有钱人了。”
  
      老太太看着叶欢的目光,像是一块待价而沽的物件,眸子里满是算计。
  
      老头儿也上来了,推了一把还杵在那的小孙子。
  
      “孩子快过来,这是你弟弟,你亲弟弟啊,来叫姐姐。”
  
      欢欢看着那个还在流鼻涕的孩子,一脸懵逼。
  
      刚刚她才跟着楚家的三个弟弟、妹妹离开家,一个阿姨冲上来就问她是不是叫叶欢,她刚点头,结果就发生了眼前这一幕。
  
      她是知道自己是叶家抱养的,也曾想过有一天亲生父母可能会找过来。
  
      可这样猝不及防的,是小姑娘没想过的。
  
      目光落在几个人埋汰的衣裳上,叶欢蹙眉。
  
      这几个人也太埋汰了。
  
      尤其是那个“弟弟”,鼻涕都要流到嘴里了,那孩子也不去擦,还狠狠的吸了一下。
  
      叶欢就看到两条鼻涕刚吸起来,又继续滑落。
  
      胃里早上吃的东西都开始翻腾了。
  
      “这是你弟弟,你这死丫头咋不知道叫人呢?”
  
      老头子把那个流鼻涕的孩子塞到叶欢怀里,敏感的察觉到手背上黏糊糊的,叶欢下意识的推开。
  
      “你这死丫头,咋推你弟弟呢?
  
      果然啊,到了有钱人家就学坏了。
  
      赶紧的,给我回家。
  
      我可不能让你学坏了。”
  
      老头上上下下打量叶欢,像是看着案板上的猪肉。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肯定能在她爹娘那要来不少钱。
  
      “你别碰她!”
  
      楚三猛地冲过来,撞开了老头。
  
      还护着叶欢和楚二。
  
      “姐,你们走,快回家叫爸妈来。”
  
      小家伙这会儿特别爷们。
  
      “我告诉你们,这里我家有好多人,你们要是欺负我欢欢姐,我爸就揍你们。”
  
      “哎呦喂,我这老胳膊、老腿啊,是断了啊!”
  
      老头儿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唤,干打雷不下雨那种。
  
      老太太也是戏精,一秒钟入戏。
  
      “哎呀我可怜的老头子啊。
  
      打人了,有钱人打人了。
  
      谁来帮帮我们这可怜的老人啊。
  
      没天理了,有钱人打人了!”
  
      周围开始聚集了人。
  
      叶欢慌忙道:“我们没打人,我们没打人,是他们过来抓我的,我弟弟就是保护我。”
  
      “是我打的!”
  
      楚三挺起胸膛。
  
      “他们是坏人,要抓走我姐。
  
      坏人!”
  
      楚一默默的走上前把弟弟挡在自己身后。
  
      “他们是人贩子!
  
      来抓我姐姐的!”
  
      妈妈告诉过他们,要跟人求助的。
  
      “叔叔、阿姨帮帮忙,我们家就住在镇子东边,谁去把我爸爸、妈妈叫来。”
  
      镇上大部分的人都彼此认识,有人过来了。
  
      “这不是楚家的三胞胎吗,咋在这呢?
  
      你们是什么人,咋看着眼生呢?”
  
      三胞胎太少见了,楚一他们三个长得还好看,又特别懂礼貌,三个孩子在镇子上简直不要太出名。
  
      哪怕不认识他们父母的,也都知道镇子上有漂亮的三胞胎,特别友爱那种。
  
      有人把几个孩子护住,“你们是啥人啊?
  
      可不是我们镇子上的人,你们这是要干啥玩意儿?
  
      我告诉你们啊,孩子的爹娘我们都认识。
  
      我们这都报警了,你们要是人贩子,可不许跑。”
  
      有人附和。
  
      “对,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们别想走。”
  
      那边一大家子面面相觑,似乎想要离开。
  
      有一个光膀子的大哥道:“不许走。
  
      妈了个巴子的,打听好几天小姑娘了。
  
      我特么一直盯着你。
  
      老子家里就有闺女,你们要是偷走了我闺女咋整?
  
      我这黑天不睡觉都盯着你们几个王八蛋,就怕偷了谁家孩子。
  
      感情这是惦记上老叶家的孩子了。
  
      都不许动弹,一会儿警察就来了。”
  
      “哎呦,张屠户,你这心眼还不少。
  
      就你那胖闺女,谁抱得动!”
  
      有人打趣。
  
      也有人道:“老张这多亏你了,我们都不知道,这还有人来偷孩子。”
  
      众人七嘴八舌的,认准了这帮人是来偷孩子的。
  
      叶欢几个孩子这才松了口气。
  
      小姑娘知道自己的事儿,犹豫着道:“他们不会真是我爹娘吧?”
  
      要真是这样,那她该怎么办?
  
      楚一他们三小只显然也知道叶欢的身世,楚二摇头道:“肯定不是。”
  
      叶欢就求助的看着她。
  
      楚二振振有词。
  
      “欢欢姐你长得好看,他们太丑了。”
  
      叶欢:“……”
  
      这还是一个看脸的妹妹。
  
      楚三也嫌弃道:“还埋汰,不洗澡,身上臭烘烘的。”
  
      “就是,你瞅瞅,还给我衣裳抓黑了。”
  
      楚一指了指肩膀的黑手印。
  
      “欢欢姐,他们肯定不是你爸爸、妈妈。”
  
      林晓花跑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自家三小只各种洁癖。
  
      “妈妈、妈妈,刚刚有人贩子要抓欢欢姐。”
  
      “妈妈,真的有坏人。”
  
      楚家三小只刚刚还很坚强,看到妈妈来了,楚二扑过来抱住她的大腿。
  
      楚一和楚三也依偎过来,一副怕怕的样子。
  
      林晓花把叶欢也揽住了。
  
      “哎呀,这是楚一他们的妈妈吧,你可来了。
  
      你快点儿,这有几个人,非说孩子是他们家的,要带走这个小姑娘呢。”
  
      有热心的邻里给林晓花解释。
  
      “非得说这小姑娘是他们家孩子。”
  
      张屠户这会儿也开口了。
  
      “别听他们瞎比比,啥闺女啊自己还能不认识。
  
      就是骗子,我都盯了他们好几天了。
  
      那天看到我闺女吃肉,还盯着瞅了半天。
  
      妈了个巴子的。
  
      我闺女长得那么好看,哪里像你们了?”
  
      众人一顿哄笑,哪怕场面很严肃。
  
      林晓花记得张屠户家的闺女跟自家胖小四儿一样,也是个小胖墩。
  
      那小丫头,好像比她儿子还压手。
  
      不过那个小胖丫不像是自家胖儿子喜欢所有美食,小胖丫貌似只喜欢肉肉。
  
      林晓花有两次看到过那孩子吃零食,就是熟肉,只是没放什么调料,给那孩子撕开了当零嘴儿吃。
  
      还别说,听说那小胖丫身体也格外好。
  
      “多谢大家伙了,要不然就被坏人得逞了。”
  
      林晓花急忙表示了感谢,今天不管怎么样,都得谢谢大家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孩子们说的不明不白的。”
  
      等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林晓花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要不是几个孩子撞见了,是不是叶欢就被抱走了?
  
      一想到那后果,林晓花急忙给叶爱婉两口子打电话。
  
      不管真假,这都不是小事儿。
  
      “我告诉你们啊,把我们老头子打坏了,今儿这事儿没完。”
  
      老太太一看周围人指指点点的都在谴责,也害怕了。
  
      本来想弄一笔钱,谁知道这些孩子这么不好忽悠。
  
      “爹啊,爹你咋了啊,是不是把你撞坏了。”
  
      一直没说话的男人开始扑到老头身上嚎啕大哭。
  
      “我告诉你们,我爹要是被你们撞坏了,没有十万块钱别想走。”
  
      到了这个时候还惦记骗钱的事儿,这一家人也是没谁了。
  
      林晓花好心提醒他们。
  
      “我们小镇上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你说我们打了你们,得有证据的。”
  
      “啥玩意儿?”
  
      老头一屁股坐起来,“摄像头在哪儿呢?”
  
      难得这一家人竟然还知道摄像头。
  
      就有热心的小镇居民给他们好心指点。
  
      “你看到没有,你头顶上就有一个。”
  
      大树上,一个像是鸟窝的东西,里面实际上藏着一个摄像头。
  
      这些都是楚天南当初捐献的,这些摄像头的安装小镇居民都知道。
  
      所以这些年小镇的治安也很好,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儿,半个小镇的居民都过来了。
  
      很快警察就过来,把一家人都带走了。
  
      叶爱婉和方若兰都在公司,等俩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方若兰去了林晓花家里,叶爱婉直接去了公安局。
  
      “天南已经过去了,这伙人明显是有目的的,都来咱们镇上一段时间了。
  
      也是我们忽略了,看来以后这种不明来历的外人还是要仔细排查一下。”
  
      今天的事情,别说林晓花了,方若兰也是后怕。
  
      “平时孩子们都在小镇上疯跑,我就没合计会出事儿。
  
      欢欢她出门家里也没有人跟着。
  
      晓花你摸摸我这心,都要跳出来了。”
  
      “别怕别怕,就算是楚一他们没撞到,镇上这么多人,也不可能让欢欢出事儿。
  
      还有天南安排的人呢。
  
      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那一家人不定咋回事儿呢。”
  
      林晓花记得,当年这个孩子是叶爱婉从一个远亲那边带来的,不可能是这一家人。
  
      不然孩子的亲爹娘找过来,先找的也应该是叶爱婉,而不是孩子。
  
      “我就是想啊,这要是人贩子,欢欢那么小,还是个姑娘。
  
      这要是被卖到深山沟里,我这一辈子啊。”
  
      方若兰拍着胸口。
  
      “我一想到小四儿当初那个样子,就怕的不行。”
  
      被拐卖的孩子哪有人好好对待啊,小四儿当初撞破了头,不然孩子都两岁了,也不可能什么都不记得。
  
      “不会的,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林晓花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
  
      方若兰没看到几个孩子,就开始问了。
  
      “没事儿,铁蛋带着他们去抓鱼了,一起的大人就有五个。”
  
      林晓花安慰着方若兰,实际上自己也是吓坏了,不然不能让这么多人跟着。
  
      “黄阿姨也去了,别担心,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让他们好好玩玩,欢欢刚才也吓坏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欢欢。”
  
      方若兰怕孩子心理出问题。
  
      “没事儿,没事儿,欢欢还好,她自己都说了,那些人肯定不是她父母。”
  
      林晓花还不知道,欢欢之所以有这么深刻的认识,是因为他们家那三小只关于美丑的论调。
  
      方若兰喝了一杯蜂蜜水,似乎安稳了许多。
  
      她苦笑一声。
  
      “晓花,我要是跟你说,我现在舍不得欢欢,你会不会觉得我虚伪?”
  
      毕竟她自己有了两个亲生的,很多人怕是会觉得看叶欢不顺眼,可实际上,她嫁给叶爱婉之前,就特别喜欢叶欢这孩子。
  
      她不否认,一开始喜欢这孩子是因为心疼这孩子。
  
      秦子衿对待叶欢简直就是仇人。
  
      那时候方若兰连带着对叶爱婉都恨上了。
  
      只是后来才知道,叶爱婉那会儿经常在外面出差,都不知道秦子衿做的事儿。
  
      叶欢又不是个会主动表达的,孩子也不敢对爸爸说,以至于受了好多委屈。
  
      方若兰一想到那些,再想到自从嫁给叶爱婉后,叶欢软软的叫妈妈的样子,心就跟着一抽一抽的难受。
  
      “我是真舍不得欢欢。
  
      我听老叶说,欢欢的爸妈好像日子过得还不错。
  
      还托人说过,要是我们不愿意养了,愿意把欢欢接回去。
  
      可我哪里舍得。
  
      老叶都没敢跟欢欢说,就怕孩子想回去。”
  
      林晓花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欢欢的父母还想把孩子要回去。
  
      “那他们来找你们了?”
  
      她能理解方若兰的心情,毕竟她对胖小四儿也是一样的心情。
  
      “没有,就是托人说了。
  
      也觉得当年对不起孩子,不敢来见。
  
      就是问问。
  
      我后来和老叶分析,也不是特别想把孩子要回去。”
  
      不然就亲自过来了。
  
      “不是欢欢的亲生父母,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左右都不是好人,有警察呢,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我就怕孩子多想。”
  
      这才是方若兰纠结的事儿。
  
      “欢欢那孩子,心思太重了。”
  
      一点儿都不像是这么大的孩子。
  
      林晓花也能理解,毕竟当初跟着秦子衿,被那女人欺负的有心理阴影了。
  
      俩人唠嗑等着事情的结果,楚天南自己回来了,脸色不大好。
  
      方若兰没看到叶爱婉,心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