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晚饭,孙英华和林晓花在院子里散步唠嗑。
  
  “你不用担心,咱们没有那么多外道,都是亲戚。
  
  再说这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拌嘴的,发生点儿啥都正常。”
  
  林晓花这么一说,孙英华那颗一直提着的心就跟着放下了。
  
  “是我太生气了,下次不打脸了。”
  
  她没提不再揍楚云峰的事儿。
  
  那男人是太欠揍了。
  
  林晓花直接乐出来了。
  
  “是,打脸太明显了,我告诉你啊,就腰上的肉一掐可疼了,还掐不坏,下次你试试。”
  
  孙英华就忍不住看了一眼房间里高大的男人,正在刷碗。
  
  都是楚家人,怎么自家的那个就那么废物呢?
  
  “行,下次我试试。”
  
  孙英华也乐,俩人这么一唠嗑,关系又亲近不少。
  
  林晓花就提起想让小丫儿学些东西的事儿。
  
  “孩子还小,趁着小多学一些,以后这个社会总是需要多方面人才的。
  
  再说天天跟着楚云峰,说句不好听的,我也怕小丫儿学坏了。”
  
  孙英华也反思了一下,知道小丫儿打了楚云峰的事儿,终究是不好。
  
  “行,我送小丫儿去学。”
  
  不就是花点儿钱吗。
  
  她都嫁过来了,小丫儿是楚家的孩子,没啥舍不得的。
  
  再说这孩子也的确帮了她不少忙。
  
  林晓花表示愿意出钱。
  
  “楚二在学舞蹈和绘画,楚一他们也都抱了兴趣班,小丫儿跟着一起也是互相照应。”
  
  就是怕孙英华钱财不凑手,毕竟这是她提出来的,也是想要帮帮孩子。
  
  孙英华在这件事儿上拒绝的很硬气。
  
  “她爹有手有脚的,咋能让你们供她?
  
  我们赚不来多,还赚不来少吗。
  
  你放心吧,我们一天天赚的不少。
  
  要不是楚云峰偷钱,我们现在供小丫儿学啥都能行。”
  
  她现在真敢说大话的,在这个很多办公室的人不过赚上千块钱的年代里,她一天赚的数目很可观。
  
  林晓花知道这姑娘也是个要强的性子,就提醒她。
  
  “也别啥都自己干,真累坏了实际上才犯不上。
  
  有时候思维变通一下,其实可以雇人的。
  
  你也别上来就拒绝。
  
  你算算,假如你扩大摊子帮忙给你干活。
  
  你只需要支付少量的钱,却能卖出去更多的盒饭,那到时候会赚多少?”
  
  林晓花能够明白年轻人那种闯劲儿,以前她就是这样,宁可自己多干一些,不想其他人分担。
  
  实际上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如果用了人,哪怕花了一些钱,可实际上得到的利益更大。
  
  孙英华若有所思的。
  
  “这件事儿我好好想想。”
  
  请什么人,这也是个问题。
  
  林晓花见她动心了,就不再提了。
  
  晚饭天色不早了,孙英华他们住的远,林晓花就让铁蛋去送。
  
  小丫儿是最开心的,回去的时候后备箱里塞满了各种玩具,都是楚一他们送的。
  
  对于这个长他们一辈分同龄的小姑姑,几个孩子明显很喜欢。
  
  哪怕是胖小四儿,也送了一颗核桃。
  
  好吧,胖小四儿可以忽略不计,他胸前的大口袋里装了一堆核桃,都是林晓花给他磨牙的。
  
  总结起来,就核桃这东西吃起来费事儿,小家伙每天不停地倒腾,也就能吃一颗不错了。
  
  好在胖小四儿的耐心不错,吃核桃也不哭不闹的。
  
  楚云峰一晚上都不开心,也不敢在楚天南家里闹腾。
  
  他敢发誓,只要他稍微表现出不顺心什么的,他那个“黑脸”的侄子肯定给他一顿好收拾。
  
  可是出了楚家,楚云峰胆子就大了。
  
  “喂,铁蛋是吧,你停车。”
  
  楚云峰知道这人是林晓花的司机,态度很是傲慢。
  
  铁蛋看了他一眼,把车停在路边,打开了双闪。
  
  楚云峰直接下车,敲了敲铁蛋那边的车门。
  
  铁蛋就放下了车窗户,他话不多,就盯着楚云峰看,也不说话。
  
  “你下车,让我开开。”
  
  他早就想过瘾了,之前不敢跟楚天南他们提,却敢命令铁蛋。
  
  铁蛋没有拒绝,却是道:“你有驾照吗?”
  
  “我爹啥都没有,他连拖拉机都不会开。”
  
  小丫儿和孙英华坐在后座上,快人快语的。
  
  孙英华拍了她一下,“别这么说你爹。”这是在外面呢。
  
  小丫儿吐吐舌头,想到了大嫂跟她说的话。
  
  “云峰,你晚上喝了酒,就别开车了。”
  
  孙英华在外面还是很给楚云峰面子的。
  
  “麻烦铁蛋大哥送我们回家了,云峰你赶紧上车。”
  
  孙英华很清楚,哪怕是林晓花的司机,也不是他们能随便指使的。
  
  铁蛋倒是没说什么,那边楚云峰先不干了。
  
  “你给我闭嘴,老爷们说话,哪有你老娘们插嘴的地方?”
  
  训斥了一顿孙英华,见她没吭声,楚云峰这自信心爆棚。
  
  “你赶紧的,麻溜的给我下来。
  
  我告诉你,楚天南是我大侄子。
  
  就是他见了我也得溜溜的。
  
  你不就是一个破司机吗,我是啥人你给我看清楚喽。
  
  敢得罪我,我让楚天南开了你!”
  
  满是酒味儿,铁蛋干脆把车窗打开。
  
  楚云峰指着他的鼻子嚷嚷。
  
  “知道怕了吧,知道怕了赶紧给我下车,别惹我不高兴啊!”
  
  “就算是楚天南,也不能开了我。”
  
  铁蛋觉得好笑。
  
  这人是有病吧。
  
  他跟了林晓花这么多年,两边都是一些啥亲戚还是清楚的。
  
  就楚云峰,被他老班长收拾多少次了,他是以为自己不知道?
  
  “那我就让林晓花开了你。”
  
  楚云峰明显喝高了,“赶紧给我滚下来!”
  
  孙英华都听不下去了,“云峰你赶紧上车,孩子困了。”
  
  她下车去拽楚云峰,怕他得罪人。
  
  “你特么少管我!”
  
  一把推开孙英华,楚云峰就顺着车窗户去拽铁蛋。
  
  “你特么给我下来,老子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那边孙英华一个趔趄撞在了车门上。
  
  铁蛋沉着脸下车。
  
  “我最看不惯打女人的男人!”
  
  楚云峰的眼前,一个拳头放大、放大、无限放大……
  
  过了一个小时铁蛋还没回去,楚天南就给铁蛋挂了电话。
  
  林晓花正在给胖小四儿铺床。
  
  “怎么样,到家了吗?”
  
  楚天南面不改色的“嗯”了一声。
  
  
网站地图

腾博会国际首页